传媒天下 国内传真 | 海外聚焦 |
黎阳网站 -> 传媒天下 -> 海外聚焦
相约东南:蒋家门外的孩子——蒋孝严作者:        发布时间:2011-03-22       阅读次数:152       【返回上一页

编导手记:

    2001年1月,他主导成立了"中国台商发展促进协会"。

    2002年10月,他正式提出了“台商包机直航的”构想。

    2003年1月26日,海峡两岸实现50年来首次空中通航。

    2005年1月29号,台商春节包机在北京、台北等五个城市进行双向对飞

    ……

    他就是蒋孝严。

    蒋孝严是蒋介石、蒋经国之后的代表人物,也是蒋家第三代唯一活在世上的人。

    如今的蒋孝严,既是中国国民党副主席,又是台“立法院”委员。也就是说,他不仅是台“执政党”的主要领导人之一,同时还是公众选举出来的民意代表,加上他的蒋家第三代的特殊背景,因此,无论从现代意识还是从传统理念来说,他身上都带有容易识别的政治和文化的标识。

 

 

(蒋孝严接受相约东南采访)

    访谈:

    2005年春天,中共中央总书记胡锦涛和中国国民党主席连战的手握在了一起,这是国共两党最高领袖六十年来的首次握手。

    蒋孝严,中国国民党前任主席蒋经国之子,作为访问团团员,他亲身见证了这一历史重要时刻。

    蒋:对大陆虽然印象是模糊的,但是我很清楚,我是在大陆出生的,大陆是我的家乡。我时时刻刻总记得要回自己的家乡,我要来寻根。

    梦:作为连战先生今年大陆访问团团员之一,您怎么评价连战先生?

    蒋:他这次的大陆之行,在中国国民党做这个决定,我想连主席他有整体的一个思考。在04年的中国台湾领导人大选之前,他就讲,“只要他当选,他就想过来访问。”当然后来你知道,台湾有些奇奇怪怪的事情发生,什么两颗子弹啊什么东西,这是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中国国民党没有重掌政权,但是连主席想到这边来访问的想法早就有了。那他没有当选,他的党主席还在啊,所以他还是把他的想法寓于贯彻。所以在今年能够来,效果是相当不错的,甚至于还超过我们的预想。祖国大陆方面热烈的回应,高规格的接待,媒体整个的报道,台湾直接的直播,我想对两岸都产生很正面的一个影响跟冲击。将来我想在发展方面,一定是没有办法再走回头路了。我的意思就是说,就是民进党他也没有办法完全把这一拨,可能的正面的趋势把他所扭转,他顶多放慢一点。但是也感觉到非走不可,这个太清楚不过了。当然我唯一担心的就是,他在意识形态里面跳不出来,那就是白费力气了。这个连先生、宋先生去访问了两趟,你这边还是故步自封,农产品就是不让它过来,熊猫就是进不去,那真是白忙一场。但是如果你真是阻挡的话,你会付出相当大的代价,因为台湾的民众,觉得这是该走的一条路。

    中共中央总书记胡锦涛和中国国民党主席连战的这次会晤,无疑为两岸关系和平发展制造了一个契机。2005年从此也就成了中国历史上一个不可磨去的年份。对于蒋孝严个人来说,2005年同样是一个重要年份,就在这一年,他把用了五十多年的章姓改成了父亲的姓氏,正式以蒋家后裔身份拜祭了蒋家祖坟。

    梦:今年您是首次以蒋家后人的身份拜祭了蒋家的主坟,在那之前呢,你也去了桂林,拜祭了自己母亲的坟墓,您觉得这一次的拜祭跟您之前的拜祭来讲,在心态上最大的不同在哪里?

    蒋:我想中国人有句话叫作“名正言顺”,“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不成。”所以我经过考虑以后,觉得从父姓是有他的一个必要性,然后去祭拜也就顺理成章,没有什么需要回避、闪缩、解释。我就是蒋家人嘛,在血缘上如此,在法律地位也是如此。所以去祭拜的时候,我想跟祖先们禀报这件事情,他们也会觉得高兴。因为这毕竟是走出来的一条路,而且我又是在这重要的一个关口上面,担负起更重要的责任。我去桂林跟我母亲报告的时候,我还把身份证摆在母亲的坟前,向她禀报。我相信她老人家知道这件事情应当是非常高兴,给了她一个交代,这是她这么多年的一个愿望。我觉得也为母亲讨回了一个公道,确定她应有的一个位置。我不敢讲说一定的一个地位,她在蒋家有她的一个定位。

    章亚若,蒋孝严两兄弟的亲生母亲。1938年,因工作关系与蒋经国相识,最终相恋。当时,蒋经国已与蒋方良结婚3年。1942年1月,章亚若在桂林为蒋经国生下一对双胞胎,取名蒋孝严、蒋孝慈。在孩子出生半年多后,母亲章亚若就离奇死亡。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兄弟俩改姓章,由外婆抚养。1949年,在蒋经国的安排下,孝严、孝慈随外婆辗转来到了台湾新竹。

    梦:谈到您整个童年的成长,就是七岁之前在中国大陆的这段经历以及到了台湾之后,我相信您跟弟弟之间,一定经历了非常漫长的这种成长过程。因为跟其他小朋友不一样,就是当你们受到委屈的时候,连一个倾诉的对象都没有,我想那种精神上的孤独来得更深刻。

    蒋:我母亲在我们六个月大、半岁的时候就过世了。父亲我们是在高中的时候,外婆才告诉我们,蒋经国先生是你们的亲生父亲。我们当时心里面为之一振,但是我们又不能做够什么,当时我们心里面有很大的一个冲击。外婆告诉我们,“你们要好好的努力,好好的念书,自己要争气!”所以我们就记得这句话。而且她还说,“要替妈妈争口气,妈妈希望你们回到蒋家。”这句话我们从来没有忘掉,一路走过来非常的辛苦。就象你讲比一般的孩子,比较受到委屈的感觉很多,也没有父母亲直接的倾诉。

    梦:那个时候外婆可能对你们的管教也非常非常严?

    蒋:她讲话不多,可是我们从她的身教,我们体会了很多。她非常的坚韧,很有韧性。因为我记忆当中,我们在贵州铜仁的时候,生活可以说是挺惬意的。因为大舅舅做县长,外婆等于是县太爷的老夫人,旁边很多人伺候。但是一到台湾来,情况两回事了。一到新竹,住在市区,一个商业区,因为我二舅舅就是跟外婆一起到新竹的,他要做生意,生意没做好,外婆也只好调整这样的一个角色。她也帮着看店面等等,那内心的委屈当然可想而知。但是她咬着牙,我们看得出来。她也不要我二舅舅到台北去伸手,她说:“我们咬着牙过去!”所以我们生活就陷入一些困境,但是因为这样,所以我觉得也是挺不错的——以后碰到任何问题,我们都不在意了。生活再苦,我们也觉得还不错。

    梦:那段最苦最苦的日子,大概苦到什么样的程度?

    蒋:苦到家里面没有米,苦到家里面要我和弟弟去市场米店去赊米,钱来再还给你,家里面有钱再还给你。那时我跟我弟弟还在念初三,我们就开始这么做。家里常常吃面疙瘩。有的时候外婆生病,没有钱住医院,住过一次医院就回来了,然后到药店去买成药,也付不起钱。我们在念大学的时候,学费也没办法在注册的时候交学费,一定要拖,拖到舅舅去借钱,筹到钱再交学费。就是在半夜醒来的时候,泪流满面。

    不幸的生世和艰苦的生活反而激发了两兄弟努力读书的热情。在台湾东吴大学外文系毕业后,蒋孝严凭着优异的成绩考入台湾地区行政部门工作。时间的流逝,并没有减弱蒋孝严对父爱的渴望,见父亲一面成了他最大的心愿。

    梦:现在还会那样吗,就是再半夜醒来的时候,泪流满面?

    蒋:那时候比较年轻一点,尤其是我刚结婚不久,第一个孩子刚生出来。有时候会想到父亲,

    白天有时候忙,可能可以把这种依恋暂时摆在一边。到晚上会做梦,有次梦到父亲,叫“父亲!”,然后眼泪流出来,然后我内人把我摇醒,这个是没有办法控制的。这种情绪,当然后来年岁增长,我想就比较好一些。

    梦:如果生命可以重来,如果你有可以选择的权力,那么现在假想让您再重新来一次的时候,继续做蒋经国先生的儿子,但是依然要走过漫长的跟他团聚的道路;那么另外一种情况就是说,您作为一个普普通通家庭里面出生的孩子,享受父母亲从小带给你的天伦之乐,您会做哪一种选择?

    蒋:我会选择第二项。因为第一项的代价太高,我觉得是不值得的。这也是不应该的,我不愿意再走这条路。我愿意是一个普通的家庭,有父母亲在旁边,我能够好好努力,我能够直接的看到父母亲,也能够在有成就的时候,可以告诉自己的父母亲。

    梦:您曾经这样说过,您说,“如果他老人家再能多活几年,如果他能成为一个平民……”假如这个“如果”成立的话,您会以一种什么样的姿态和他相处?

    蒋:我的一个想法,可能是一个梦,就希望他离开公职之后,他可能处理我和我弟弟的事情比较容易。但是他在任内过世,我们对他没有任何的怨恨,没有任何的抱怨,我们知道他是很苦的。

    1988年,蒋经国去世,蒋孝严最终没有能达成父子相认的愿望。而他回到蒋家的愿望却日益强烈。2002年12月12日,60岁的蒋孝严终于实现认祖归宗的愿望,取得新的身份证,父亲栏更正为蒋经国,母亲栏为章亚若。2004年12月15日蒋方良在台北逝世。三个月后,蒋孝严再次领到了新身份证,这一次他正式更改姓氏为“蒋”姓。

    蒋:我是在等一个时机——什么时候从父姓,这时机很重要。我一直到(蒋)方良女士过世,到去年底她过世,等她过世满了七七四十九天之后,我觉得我可以来做了 

    梦:因为您觉得这样做,对方良女士不会有太大的伤害?

    蒋:我觉得这个伤害是伤害到最低了,因为我要对她有一个尊重。如果方良女士我都不尊重,表示我对我父亲的爱也不完整。

    梦:当您的身份证由章姓改为蒋姓的时候,那一瞬间,当您拿到这个身份证的时候,是什么样的感受?

    蒋:我心里面有相当的感触,我觉得这是为人子该做的,也是为人父该做的,也是为人夫该做的,这是对父母的孝,对子孙的一个责任。我这前半生所经历的这些痛苦,我不能够再留给我的孩子或者我孩子的孩子。没有什么继承遗产的问题,没有什么争取光环的问题,因为我改姓蒋的时候,那些都不存在了。我所承袭的反而是一份责任,反而是一个推卸不了的使命在我的肩膀上面。

    梦:那您觉得这份责任和使命是什么?

    蒋:就是对国家、对社会,我小时候就有的那种观念,要尽量的做出一些贡献。比方说现在的两岸的问题很棘手,但是有机会的时候,我就希望能够有所推动。包括春节包机,从无到有等等。

    2003年1月,海峡两岸实现50年来首次空中通航,提出春节包机这一构想的正是蒋孝严。1994年为重病的弟弟申请包机,从北京直航台北的经历,是蒋孝严提出包机直航最初的动力。

    蒋:孝慈生病的时候,那时候我在美国得到的消息,我就是兼程,等于直接飞到北京,从波士顿飞到洛杉矶,洛杉矶到台北,我连家都没有回去。就在机场,我内人等我,还有孝慈的女儿,带着孝慈女儿就往北京飞。而且那个时候,我的身份还不能到祖国大陆来,还是经过特别的批准,基于人道的考虑才让我到北京来。那个动力是帮助孝慈,就是手足之情。我们从小在一起长大,两个人跟外婆相依为命。外婆不在了,孝慈又要走,我知道他的情况不是很好。 

    梦:他是你唯一的亲人。

    蒋:唯一的,我一定要在他旁边。当然我想感谢北京方面对他全力的抢救,可是他脑袋出血,没有办法了。最后我跟他的妻子商量以后,把他接运回台,最简单的办法。商量以后就是包机,乘坐班机非常的麻烦,路太遥远,想直接飞,可是台北方面不同意。我提前两天回来商量,他们不同意。我说:“你基于人道考虑,特别批准一次吧!”因为他血压不稳定,而且是脑溢血的人。飞机一个起降,时间还有起降对病人有伤害。可是他们还是不同意,还是经过香港降落。当然没有停下来,飞机就绕着跑道飞一下,就又起来了。之后我觉得两岸这么样的一个情况,一定要想办法做一个改变。所以我心里面想,只要有机会在这方面想办法,能够着点力。

    “台商包机直航的”构想提出后,蒋孝严为之进行了不懈的努力。最终于2005年的1月29号,台商春节包机实现了在北京、台北等五个城市进行双向对飞。这是自1949年以来祖国大陆的民航飞机首度降落在台湾。而最早蒋孝严想为台商做点事的念头是出现在2000年。

    蒋:所以2000年台湾发生了一个翻天覆地的变化,我就到奉化去祭祖。到桂林去扫墓,这是多年的愿望。在这个过程里面,我又碰到很多到祖国大陆投资的台商。第一次接触到他们,就发觉他们的问题,发觉他们的困难,也发觉他们代表的一个角色,也有很多的重要的意义在里面。很多人也很赚钱,但是如何跟他们能够产生一些正面的联系也很重要。他们一看到我,“哎,谁谁谁来了,应该更方便来帮助我们。”所以在台北成立了一个协会要我来主持。

    梦:阔别了五十年之后,当您的双脚又再一次踏到了祖国大陆的土地上的时候,那一刻您应该是感慨万千。

    蒋:我是挺激动的,不要说踏到土地那一刻,在飞机上面往下面看的时候,我心里面就有很多感触。那时候当中国国民党在台湾把政权丢掉,我心里面有很多的感伤。另外一方面,这一次来是去祭祖,个人有很多的这种牵连,蒋家的关系、章家的关系等等。然后到母亲的坟前去祭拜,这个是很难用言语来形容的。然后两岸的一种局势,这种局面,我们要怎么样去努力来做也是千头万绪的。我只要有机会,我就是积极的来做一些努力。你比方说台商,我在过去差不多四年的时间里,几乎有台商协会的地方我都去了,帮助他们。而且也了解到,大陆方面有很多的照顾,各级的政府,省委、市委,还有台办的系统,国台办、省台办,一直到地方台办,给他们很多的帮助。我每次有机会都对他们表示一些感谢,让他们(台商)体会得到为什么他们在这边受到保护跟照顾。在台北民进党政府,还要给他们一些这种批评打压,这个是不对的。我每次过来都给他们一些鼓励,我觉得他们是有贡献的。

(主持人在与嘉宾访谈) 

    给大陆台商提供帮助成为这几年蒋孝严工作的一个重点,在担任了中国台商发展促进协会理事长一职以后,他四处会见大陆台商,曾经创下过两周走访15个城市的纪录。

    梦:到现在为止,您一直是“中国台商发展促进会”的理事长。这么多年为了台商在祖国投资发展,您做了大量的工作。到目前为止,到底有多少台商在祖国大陆发展他们的事业,他们到底对祖国大陆做了哪些的贡献?

    蒋:总的来说,我想一百万是跑不掉的。就是台商,还有他们的家眷,现在过来一起住在祖国大陆的孩子们,也多了起来。我就知道有很多的小孩,他们是进入到这边的中学或者是小学,跟着父母亲完全扎根在这边受大陆的教育。在大概十年前,这种台商子弟学校的要求呼声挺高。所以在东莞有台商学校,在上海有台商学校,每个学校大概学生总数不到一千人。那很多地方他的父母亲,就直接把孩子放到当地的学校,他们觉得这边的教育水准不差啊!觉得跟台湾的教材比,一些自然科甚至还超过台湾的,历史、地理还超过台湾。所以我发觉好多台商的家庭,他们把子女放到当地学校的,这种情况会越来越多,会慢慢的越来越普遍。所以人数来讲,将近一百万。当然他的贡献,我想除了(祖国大陆这方面)很大,当然对台湾贡献也很大。因为台商在这边投资,他回过头来跟台湾买原料,跟台湾买机器,这种经济的带动是很重要的。当然整体的一个经济,因为邓小平先生改革开放的目标,整个的一个发展,创造了这样一个大的势头。那在这里面,我觉得台商很重要的一部分,除了说经济的带动以外,可能有一些角色,工厂怎么管理、怎么营运,台商们带来了这种经验非常重要。这种经验传授下去,很多工厂几年以后由台结伴,台商出去另外开一个店,过来跟他老店一起竞争的也有。这是好现象,所以台商他是有贡献的。另外台商到这边来投资,使得两岸的情势趋缓,这个很重要。趋缓,不会绷得太紧。

    梦:绷得紧是政治的因素,有一些纽带联系在这里。

    蒋:没有错,经济的这种脐带关系让你没有办法切断。所以要发生战争的情况会递减,这是无形的空间。

    为台商出谋划策,为两岸四处奔走,蒋孝严在努力实践着自己的理想。

    梦:作为一个中国人,在你的心里有着怎样的中国情结?

    蒋:这种情结,尤其现在中国慢慢站起来,但是她还有很多的问题。所以身为中国人,你一定要想办法怎么样去帮助整个中国,整个中华民族来解决这些问题,而不要让有些人去制造更多的问题,中国才能真正站起来。还是有一条路的,挺长的一条路的,所以这是很重要的。我想连先生、宋先生,肯定也基于这样的认识。我觉得蒋家这个家庭对我来讲,如果说给我什么,就是给了我很好的基因来爱我的国家,这个我不愿意去跟其他的家庭来交换。这边毕竟大陆是我的家乡,是我的故乡,我在这边出生、我在这边成长,有些童年的记忆还在。我在台湾受教育、成长,台湾方面他的一些习惯、语言,我也会,方言我也会。在江西这边,外婆的南昌话,我也讲得很好,四川话我也讲得很好。所以我可以感觉到两边的这种情况,根本就应当是一个整体的,没有什么好切割的。尤其在我2000年来了以后,我就发觉两边有些隔阂,那就需要把它化解,有些误会就要把它消除,有些对立就要把它铲平掉,应当要建立一种正面的交往,积极的一种交流,而且要把这种关系要让它正常化。这关系显得不正常的,因为政治的一些操弄,民进党的一些主张,使得一些该做的没做,不该做的做了一大堆。所以我觉得这是必须要做的一件事,凡是对这个有认知的,都应当在不同的角度一起来建立。

    相关链接:

    蒋孝严,浙江奉化人,蒋经国之子。1948年赴台湾。曾任“国防部总政治作战部政战官”。1967年起先后任“外交部”档案室科员、欧洲司及次长办公室秘书。1974年任台“驻美使馆”三等秘书、二等秘书。1977年任“外交部北美司第一科科长”。1978年通过“甲种外交领事人员特考”升为“外交部”专门委员。1980年任“北美司”副司长、“北美事务协调委员会”副秘书长。1981年任“北美事务协调委员会”秘书长。1982年任“北美司”司长。1986年任“外交部常务次长”。1989年底任国民党中央海工会主任。1990年8月任“外交部政务次长”。1993年2月任“行政院侨务委员会委员长”。1996年3月当选第三届”国大代表”,同年6月免去“侨委会委员长”一职,任“外交部长”。1997年9月升任“行政院副院长”。1997年12月接任国民党中央秘书长。1998年2月任国民党中央大陆工作指导委员兼小组会议副召集人。1998年11月转任“总统府秘书长”,12月因绯闻辞职,被聘为有给职“总统府资政”,2000年5月解聘。同年任台湾发展协会理事长,大华投资公司董事长。1999年3月任国民党政策指导委员会成员,4月任国民党修宪策划小组成员。国民党第13、14、15届中央委员,第14、15、16届中央常务委员。李登辉当政时,与李关系不错,1990年3月“总统”选举时,支持李登辉,反对林洋港、蒋纬国参选。2000年连战败选后,支持连战任国民党主席。2001年12月当选为第5届区域“立法委员”。2004年12月当选为第6届区域“立法委员”。

来源:相约东南| 主持人:梦雪| 海峡卫视| 东南卫视

相约东南:蒋家门外的孩子——蒋孝严

 
栏目导航
关于黎阳 观点警句
新闻中心 作品大观
影音时空 传媒天下
文化长廊 本站历程
联系我们

黎阳信箱:liyang23@sina.com
助理信箱:740103688@qq.com
联系QQ: 740103688
联系电话:13808228497

微信公众号:liyangw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