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音时空 访谈时分 | 视频展播 |
黎阳网站 -> 影音时空 -> 访谈时分
相约东南:黎阳﹒寻觅归程作者:        发布时间:2014-06-18       阅读次数:119292       【返回上一页

          她敏感地触摸到时代的蜕变;她在迷惘中守望精神的家园新生代女作家黎阳寻觅归程——《相约东南》正在播出

 

      

         

相约东南:黎阳﹒寻觅归程

 

      

       

       她敏感地触摸到时代的蜕变(黎阳:旧的思想价值体系被打破了,新的思想价值体系又没有建立起来);她在迷惘中守望精神的家园(黎阳:所不同的以前是儒家士大夫,今天是小女子而已);新生代女作家黎阳寻觅归程——《相约东南》正在播出

 

       主持人(赵娜):你写《何处是归程》的时候应该是二十一、二岁的时候,其实有句话,“读万卷书还得行万里路”,因为它的经历也很重要。然而你写的是一部那种爱情小说或者是里面蕴含了更多更多社会的问题,你并没有经历,那你的原型是从哪来,或者说它的故事的这些基础是从哪来?

       黎阳:我们出生的时候,这个社会发生了巨变。那么旧的那些思想价值体系都被打破了,新的思想价值体系又没有建立起来。我今天认为是正确的东西,明天也许是错误的;我今天认为是错误的,明天看起来又是那么的合理、正常。因此呢,我感觉到一种迷惘。我找不到自己的前路和方向。我感觉自己就像海明威笔下的“迷惘一代“。那么我就想把自己的这种迷惘之心表达出来。

 

        黎阳,一位出生于上个世纪70年代末的新生代女作家。21岁那年,她完成了长篇小说《何处是归程》。该著作一出,就以其古典独特的文风和深沉真挚的思考撼动了21世纪初期的中国文坛。

       黎阳:你问我这本书中,我既然没有谈过感情这东西。我现在可以说,这书中的男女主人公更多像我一个人的两个面:一个是理想中的我,一个是现实中的我。而那段时间,我感觉到自己就在这理想中的我和现实中的我之间不断地挣扎与浮沉着。这就是我的迷惘之所在。那么我的小说的结尾是没有结局的,就是以主人公江正原找不到自己的前路,不知道该怎么做为结尾。我更多的把这个留给了我自己,留给了读者,但究其根源一切都是我迷惘的反应。

       主持人:所以到北京来,会在你的经历上面,添了很多很多就是很丰富的一部分。

       黎阳:如果我现在来写一部小说,仅从故事情节上来说,绝对比《何处是归程》要精彩很多倍,但是我不一定能写出像以前那样的小说来了。为什么呢?那个时候因为我是青春的激情,对理想的痴迷,以及对一切东西都认为它是很好的,是这样的一种理想状态。那么到了北京来以后,比如想追寻我的梦想,那更多的是现实的(打击),我从一个理想中的我拉回到一个现实中的我,中间自然会产生碰撞。所不同的是,我是写完小说以后再真正去体会这个碰撞,而不是首先体会到思想的碰撞后再去写文的。所以我说写文有两种:一种是以才情为文,另一种是以经历为文。如果仅以经历为文的话,那么自身的经历写完了,自己的写作历程、创作历程也就走到了尽头。但是以才情为文的人不一样,他只需要去感悟。那么这个时候,更多的就是说,你自己没有体会到的甚至于想像中的你都可以诉诸于口或诉诸于笔。当然,两者结合的话,无论从思想内容或真正的艺术形式上,都会成为一部比较完美的作品,那么作者也就会卓然成为一代大家吧。

 

      《何处是归程》以主人公江正原为主线贯穿小说始终,是一部反映70年代出生的文化人的心灵蜕变史,被列入"畅想2003:提高个人修养的十本好书之中,并被选为大学生当代文学必读书目。

       主持人:我会觉得,你二十二岁所想的,是我们现在很多人正在思考的。因为发现也许会面临很多的问题。但是问题会出在哪?出在我们的成长过程吗?还是出在我们整个经历过的这个时代的一些大的背景?

       黎阳:我个人觉得还是一个价值体系的问题。我,我的同龄人,我们都是时代的产物。我们刚开始从建国以来,你看到1978年的时候改革开放,那么在这样两种社会中,一定会发生巨大的变革。那么我们正是在这巨大变革或者新旧交替之中产生,自然就会发生新旧思想的碰撞。很多的思想,在那个时候,自己说来比较可笑,今天又觉得很正常。比如今天如果有人问我,你读书是为什么,你工作为了什么?我如果告诉他,我想是为了国家,为了民族或者为实现自己的理想,我想我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在座各位都会觉得很好笑。可是以前我确确实实是这样的。而且在我工作的时候,比如说在东电的共青团,那个时候我想的是什么呢?我想的还是李大钊的那句话,“以青春之我奉献青春之人类”。但是我想今天的人一定会觉得有点不可思议。但是我的的确确是这样想的(赵娜:或者说觉得你说的并不是你的全部)。对,是空话或者是套话。但是我当时的确是这样想的,现在也是这样想的(笑)。只是现在不会把这种什么“以青春之我奉献青春之人类”挂在口头上而已。 

       主持人:因为现在可能会有更多具体的行动和一些具体实践的办法。但是我还是觉得以22岁的年龄写出这样的作品应该是蛮早熟的。

       黎阳:也许女性一般都比男性早熟一点,再加上我读的书比同龄人略微要多一点,那么我想我可能思考的东西会多一些。当时我写完这本书,去参加研讨会(等等),我跟年龄比我大很多的人交流。他们说“如果我们闭上眼睛不看你的话,那么这些话完全不像是一个二十多岁的人说出来的”。也许以前我喜欢表达,希望更多的人理解我、懂得我。而这种东西,难于诉诸于口或者说不能诉诸于口时,我就只能诉诸于笔。我很想有很多的人了解我。那种强烈的表达欲望直接推动着我。所以我说“情动于衷而形于言”,是文学的原动力。今天呢,我的确有所不同了。今天我好像不太在意别人了不了解我,懂不懂得我,而且很多事我也不愿太多地让别人知道了。 

         上个世纪90年代,伴随着社会的转型和东西方思想的碰撞,中国文坛也出现了多元取向的作家、作品和文学现象。深陷其中的黎阳对一切都感到迷惘。于是,她在家中闭关写作,用18天的时间完成了18万字的小说。

       黎阳:我那个时候是请了离岗学习的假。那么在家里就是成天没日没夜地写,那完全是黑白颠倒,连轴转。所有的电话,因为那个时候是固定电话,都是我父母帮我接的。然后呢,我爸爸就在家里给我弄饭弄菜吃。我就完全全身心地投入。

       主持人:18天,它是一种全情的投入。

       黎阳:全情的投入。与外界基本上是隔绝。所以我写完以后,感觉像是生了一场大病。因为你想想看,一个人沉浸在自己的创作空间里,与书中的人物共欢喜,共同经历悲欢离合。那么你的情感呢,也是会经历这样的。但是你的很多东西可以吐出来。吐出来后,自然感觉情感上就得到一种宣泄,还是很快乐的。

       主持人:它可以是一种完成思考的一个过程。

       黎阳:没错。

       主持人:而且这种思考可能没有结果。

       黎阳:没错,而且我更多当是一种练笔吧。我当时只是两个字:表达。我想表达的就是我这样的出生于70年代末,像我这样的同龄人的一种思想价值观和我所想的东西。当时我到新华书店看卫慧的《上海宝贝》。那时候挺好玩的,我直接上了二楼,然后去看《上海宝贝》。看了十多分钟以后,完全是面红耳赤。后来我看那本书,我在想,为什么他们书中所写的东西离我的生活这么遥远,为什么他们所写的这些东西,我全然体会不到。我更多的是看到我自己,我的朋友,我的同龄人,我们每天过的是什么生活?就是八小时工作制。每天上班下班,每天都为工作,每天都为自己的很多东西而担忧,哪有那么多的心思去想别的,更别说什么花前月下,卿卿我我。更不要说卫慧他们等人的一种这样的生活方式。今天我想,文学即是人学,一切反映人生存方式的都应该允许它存在。你不能只允许我这种存在,不允许别人的存在,把它一棍子打死。这显然不能百花齐放。

       主持人:之前我们也跟作家的一个前辈探讨过。他说你作为作家也好,作为文人也好,作为知识分子也好,永远身上都有一种小我和大我的精神。也许你可以去写小我,可以去写一些风花雪月的东西,但是你不要忘了,你作为一个文人,你有一个向外传播的窗口。所以你更应该更多的承担起一种责任。

       黎阳:我觉得你这句话说得很好。就是一个小我和一个大我。那么更多我是说,也许我以我这样的年龄,过早地去承担了我这样的年龄和我的性别所不应该承担的东西,那就是大我。以前我有时候很孤独。因为我觉得没有人能够理解我、懂得我。我想的东西,我身边很少的人去想。我甚至于想的是,家庭、社会乃至于人类的终极关怀,所以我才会写《何处是归程》。那么这些,我身边的人就肯定很少会去想。在我2002年8月份开哈佛大连国际小说笔会的时候,我对杜维明先生说:“杜先生,我非常欣赏宋朝大儒张载的那句话,‘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 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如果这句话在今天能得以合理地阐释,是非常具有现实意义和积极意义的”。你想想,那个时候,我的年龄,满脑子天天想的都是这些。就是说,一般女孩子所想的我反而考虑的很少。

       《何处是归程》出版后,黎阳应邀在全国多所大中专院校进行了以“社会、文化、人生”为主题的巡回演讲,引起了强烈的反响,被评论界誉为独特的“黎阳”现象。

        主持人:因为现在的孩子他们了解世界的渠道越来越多了,他们发出自己声音的渠道也越来越多了。

       黎阳:一个没有崇拜,没有英雄崇拜的时代。可能更多的是崇拜自己。或者说是没有多少人能左右他们的思想。这种张扬个性在我们今天的中国得到了极大的发扬,而且大家会鼓励特立独行。

       主持人:对,但是你要给他们演讲的时候,你的主题是怎么确定的呢?

       黎阳:我说我今天来,不是给大家进行什么演讲、上课啊,我更多是跟大家一起分享我的人生、我的经历、我的感悟。因为我想在座的(听众),至少以前跟我是同龄人,现在呢很多也比我小不了多少,那么再怎么说我们年龄差别不大。

       主持人:那么在你演讲的过程中,现在回忆起来,有没有受到过一些质疑?

       黎阳:受到过一些质疑。

       主持人:他们会觉得你讲给我听的那是你的理想,那是你的事。

       黎阳:有。而且虽然大多数人对我所说的人生经历,比如说理想不会有质疑。但是大多数人,比如说对你的才华肯定是有质疑的。那么这个时候,为什么我说,我喜欢互动的交流,我不喜欢给大家灌输,那是填鸭式的教育。我最喜欢的是后面的,比如说原来是半个小时,后来我把时间扩大一点,就是说能长一点学生提问的时间,然后我来回答。那这个时候,他们提什么,问什么,那我肯定就是不得而知。脑袋至少先是一片空白,只能听他们说我才能回答。而且这些(学生)又肯定不准我回避,是需要我正面回答的。

       主持人:当然。对。

       黎阳:而且那种态度呢,可能有一些不是那么特别友善的。比如说当时他们要我(写诗)。你看后面不是挂了一幅(匾额):秦淮河畔酒家林,建邺路上有开鑫。巴蜀清风入江南,千古金陵诉衷情。这首诗是当时我在南京讲课时,讲完课后同我朋友在一起,他们说你既然那么会写诗,那能不能以我们当时的场景,马上写一首诗。当时虽然是秋天,可是我完全背上渗出了冷汗。

 

 

          她在迷惘中守望精神的家园(黎阳:所不同的以前是儒家士大夫,今天是小女子而已);一个知识分子在不同的时代境遇中如何思考和决择(黎阳:我做了以后,我就必然会有所得,我也才会觉得心安理得;我不做,必定会后悔);新生代女作家黎阳寻觅归程——《相约东南》正在播出 

 

        2002年还在国企工作的黎阳看到了一个学生的来信,信中透露出的对未来的悲观刺痛了黎阳。她有感而发的写下了《激情人生》,后来这篇散文被选入了苏教版的高中语文课本。 

 

       主持人:我们上高中的时候,语文课本里面基本上是一些文学大家的作品。那当然,现在一些(课本)它的收入是相当的广泛。但是你自己会认为为什么说会收入这篇?

       黎阳:我个人觉得,主要是一种正向激励。因为我觉得在我的《激情人生》和我的网站心语文室开篇中有这样一段话“人生就是在这理想与现实中辗转,在这入世与出世中徘徊,在这有缘与无缘间飘泊。如果人的一生没有了执著,没有了激情。纵然是活着,活着又有什么意味?因为很多时候,我觉得,包括今天,你在追求理想的过程中,会遇到很多的挫折。那么遇到很多这样的问题,我觉得有两种人。一种是在这种磨难面前愈挫愈勇,然后如凤凰涅磐这样子浴火重生;一种就是从此沉沦,逐渐泯于大众。是重生还是沉沦,这要看个人,但大多数都是在沉沦。因为个人力量是非常微不足道的。但是我觉得一个人,作为一个个体,你可以坚持自己的一些东西。别人说成功者往往是偏执狂,我觉得这一点有一定的道理。只要你认准自己的方向,前提还是要认谁自己的方向,那么你这个时候坚持与执著,我想或多或少总会有一点收获的。但不管你的收获如何,就像在文学上,没有真正的输家。即使是输家也是快乐的输家,因为你的作品至少有一个读者,那就是你自己。

       主持人:但是你现在开的演讲的题目就是成功学。那你怎么界定成功学呢?

       黎阳:其实呢,成功学这个,包括刚才说的口才学,就像以前说的应试教育,这更多是应讲而讲。为什么讲应讲而讲呢,因为你看到那是我做公务员培训的。公务员(培训)要涉及到方方面面的知识。当时是为这个做准备的。可能世人大多数是以成败论英雄。我们完全要说不以成败论英雄,这也是不太现实的。但这里就有一个心态问题。我认为,你只要努力去做了,而且不断地在去践行之,那么在某种意义上,你进步了。对个体来说,都是成功了。只是说成功离你定的标准相距多远,相差多少而已的问题。程度不同。

       主持人:也就是说你说的成功学,并不是传授给你如何成功的,如何去竞争打败他人的一种技巧,而是一种心态。所以我觉得你现在讲述的状态跟刚才或者是跟《激情人生》中所体现的那种状态,好像,这里面会有矛盾吗?

       黎阳:我觉得是没有矛盾的。因为我刚才说的,积极努力是人的一种心态。我积极努力,你会发觉我,就是说人生不管在什么阶段,哪怕是我境遇最难的阶段,我都保持积极的、不断上进的。不会被挫折(打败),不会沉沦,只是说这种结果我不得而知。但是我知道,我做了以后,我就会必然有所得,我也才会觉得心安理得。我不做必定会后悔。 

         2005年底,黎阳只身一人来到了北京。她在写作的同时,转身经营起了一家文化公司。 

       主持人:就是你在写小说,然后你在大型的国企做共青团的工作。然后怎么忽然一下就来到了北京。然后就变成了做企业。这中间经历了什么?

       黎阳:因为这样,我写了这本小说以后,反响比较好。我在各个学校去演讲。因为我一直想到北京。支持我这样做也源于一直想寻找的梦想。我说想传播优秀的中国文化,这一直是我的梦想。我就怀着这样的梦想,一定要来到北京。一旦是做了企业,那肯定是跟平常这种状况不太一样。国为我当时是在国有大型企业,从事的又是政工线。那么一旦自己做企业,就有经营,然后就会有一个经营的目标,涉及到很多。那么这方方面面这样的一些关系都需要打理。麻雀虽小,也五脏俱全。那么真是甘苦自知。自己在做企业中就知道,现在的社会,今天的企业,我们需要的不仅是一方面能看懂繁复的财务报表,拥有前瞻性、实用性的管理思想和精湛的专业知识,另一方面是具备强烈的社会责任感和人文关怀的这样的综合素质很高的我说的公共知识分子。或者今天我们一定程度上所提倡的儒商吧。真的是有感而发。

       主持人:但是呢,有一点也比较遗憾。因为现在提到你的代表的作品,依然是长篇的小说《何处是归程》,或者是《激情人生》。那么你接下来,当然我们现在看到你从事的更多是一些文化的工作,比如说演讲,比如说激励,对吗?但是没有想过再动笔吗?

       黎阳:当然想过。不过,我觉得真正好的作品,正如我刚才所说,“情动于衷而形于言”,是文学的原动力。我早就给我自己定位,我不可能去做职业的文人或者专业的一个作家。我觉得我的人生是什么样的,我的文字就折射出什么样。那么我现在想,我经历了人生的更多以后,不仅要动笔,而且当有一天有一种强烈的抑制不住的创作欲望推动着我后,我一定会马上拿起笔。

       主持人:是不是在透露,如果接下来有一部大的作品的话,也许会以写自己为主?

       黎阳:虽然我的小说都不是自传,但是却强烈的带有浓重的自我色彩。那么就是刚才说,因为我从来没有想过以写作为我的职业,它仅是我的一种表达方式。就像我说中国古代的文人,其实你会发觉,他们的文章都强烈地带有个人的这种色彩,但又并非是这种自传。那么我至少能够表达出来的是真实的我的状态,人的状态,这个社会的我们这样同龄人的状态。也许,比如说我们的后辈,他们能够在我们所留下的这些鳞爪之中,能看到这个社会的一些浮光掠影。我觉得我人生的目的,我的归程也就找到了。       

         在文化大都市北京行走,黎阳却再次感到迷惘。她觉得,北京与她的理想仍存在距离。于是,她开始向外界宣扬“公共知识分子”存在的必然性。 

       主持人:我觉得听你所说的话,闭上眼睛,我会觉得那好像是一个60年代的作家或者50年代的作家。因为他身上有太多的责任感或者是对自己的要求。

       黎阳:凡是深受中国传统文化尤其是中国儒家文化所影响的,他都带有这种强烈的济世情怀。就是那种强烈的社会责任感和积极参与社会的这样一种情怀。

       主持人:也就是你刚才所说的“公共知识分子”的概念。

       黎阳:就是说,没有什么感到特别奇怪的。那么深受中国传统文化尤其是这种儒家文化所影响出来的文人基本如此。所不同的以前是儒家士大夫,今天是小女子而已。我觉得在我的身上正好体现着中国传统的知识分子或文人所体现的。我很欣赏中国的文化是儒道互补。那么我说,也许人生本没有归程,一切只是过程。以儒家的精进之心对待自己的学业和事业,积极入世;以道家的道法自然对待自己的个人荣辱,淡然出世,是我所追求的人生观和人生境界。在我的身上,你刚才说的不像我们同龄人。我觉得这一点都不稀奇,深受中国传统文化影响出来的,都应该如此,本是如此。所不同的是因为在我们之间出现了一个断代,文化的断层。同龄人中国传统文化的积淀很少,改革开放以后,对西方的外来的所得到的文化要多一些,自然就会形成这样一个断代。所不同的是,我在这个中恰恰是稍微凸出来的一点吧,如此而已。

       主持人:有的时候,我们会觉得经济越来越好了,大家生活越来越好了,生活中出现很多“小富即安”的现象。凭我个人的力量还要怎样呢?但是这个时候,更要呼唤这样有思维的,或者是说有这样一种动力的人可以站出来。他既有学识也有热情,应该就是你说的公共知识分子的概念。

       黎阳:我觉得这个不能强求。为什么刚才说提倡或者呼唤。因为你刚才说“小富即安”,你能够说“小富即安”就不对吗?对大多数人来说,我觉得能够“小富即安”也不错啊(笑)!因为人都是不一样的,不能把自己的思想苛责于别人。因为只有具备这样的责任感和意识,整个全民的素质才会提高,整个中华民族也才会实现她的伟大复兴。如果每个人都不去想我们的国家,我们的民族以至人类的话就成了一盘散沙,就不可能有其发展了。但是呢,我还是提倡能尽多少力就尽多少力。我在博客中写过一篇文章,在玉树地震中,在天灾人祸面前,个人的力量是非常渺小的,个人所能够做出的贡献也是有限的,而且每个人所能贡献的力量大小也是不同的。但这都不要紧,并不影响我们这种爱心的奉献,更不会影响我们这样的热情和激情。我们所要的就是鼓励他们的热情和激情,要的就是他们都要有这种济世情怀,而非济世之能力。       

         改革开放后,中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国人的价值认同也发生了改变。面对“西学东渐”的大潮,黎阳举起了“东学西渐”的旗帜。 

       黎阳:“西学东渐”也好或者我今天所提出的“东学西渐“也好,我觉得这可能跟一个大环境有关。那个时候,我们历史是处于积弱状况,何谈来“东学西渐“,只能是“西学东渐”。那个时候,文人或者知识分子所做出的过激行为一点都不奇怪。因为什么可以救中国?饱读儒家的诗书,深受中国传统文化的熏陶一点都没办法。虽然我们今天看来有点激进,但是在当时对于打破这种思想的桎梏是非常具有开拓意义和里程碑意义的,所以我们今天不能苛责古人。那么今天呢,首先我们的这种大环境,大家看到,国力强盛了,人民的生活水平提高了。从申奥成功一直到顺利举办奥运会包括现在的世博会等等。一个国家国力强盛了,首先我们的话语权也增强,这个时候自然大家都会有一种欲望,就是体现我们泱泱大国几千年来古国的风范。

       主持人:我们的影响扩大的时候,我们的声音也可让更多更多的人听到的时候,我们要用什么来影响他们呢?只是我们之前的传统文化吗?

       黎阳:当然不是。因为每个时代都有它不同的特质。比如我以前就说, 要想著书立说,成为哲人,最好生在先秦;要想激扬文字,成为诗雄,最好活在盛唐。那么今天,应该做一个公共知识分子。一直提到这一点。就是今天我们怎么去影响他们。我们当然不能以我们的诗词曲赋,那么就要找到一个有特色性的东西。那么有特色性的东西是从哪里反映出来?是从人来反映出来。我们接触一种文明,首先是接触他的人。通过他本国的人,才能感受到这个国家,这个文化,这种文明,是要通过具体的个体来反映的。即便当时我们在那么积弱的情况下,像林语堂这样的人,依然能够赢得大多数西方人的尊敬,甚至于他的书成为总统案上必读的东西。那么大家都知道林语堂,因此就知道了“CHINA”。当然,我是说,今天我想把我和我的同龄人,更多具有这样的思想,更多的人的精神通过个体来反映群体的声音传遍。那么我相信我们所代表的将是大多数人的心声。 

 

 

黎阳访谈内容提要

“迷惘的一代”    写作的两种方式

“迷惘”之所在    在写作中释怀

文学即人学      “小我”与“大我”

激情人生        “成功”之我见

济世情怀        “东学西渐”

 

       附:《相约东南》简介

 

       《相约东南》(原《相约名人坊》)是一个名人访谈节目。以国内外各领域具有代表性的杰出人物为访谈对象,以大众关注的热点问题及名人鲜为人知的奋斗历程为主要内容,让观众看到一个“有思想、有品位、有内涵”的节目。
     《相约东南》采访地点跨越了海内外,所访问的人物涉及政治,经济,文学,艺术,体育,娱乐等各个领域的精英,李嘉诚、陈香梅、李昌钰、贝聿铭、李敖、廖静文……一个个闪亮的名字在节目里出现,在节目里展现他们非同凡响的专业成就和他们深刻广博的内心世界。

        海峡卫视(原东南卫视国际频道) 栏目首播:每周日晚21:55                     

 

相约东南:黎阳﹒寻觅归程

 

国际在线:中国著名新生代作家黎阳作品《何处是归程》入选澳洲中学华文教材

 

相约东南:黎阳﹒寻觅归程

 

黎阳:“让东学西渐是我的梦想”(《大洋日报》)

 

       中国国际广播电台消息(记者张意、喻卫东) 据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州(New South Wales)政府消息,中国著名新生代女作家黎阳的代表作——长篇小说《何处是归程》入选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州中学的华文教材。

       随着中国经济的飞速发展和国际联系的日益密切,同时由于中国文化的优秀特质魅力,“华文热”在世界范围内不断升温。如何在非中文国家保持中华文化的延续性,如何在全球化世界的今天增加中文和中华文化的影响力,中文教材的选择就至关重要。

       据了解,除了黎阳的《何处是归程》,同时入选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州中学华文教材的还有钱钟书的《围城》、龙应台的《你是哪国人》、《在一个没有咖啡馆的城市 》等影响深远的经典名篇。

      《何处是归程》是中国著名新生代女作家黎阳的代表作,列入“畅想2003:提高个人修养的十本好书”,被选为大学当代文学必读书目。《何处是归程》是一本语言非常优美的小说,它采用了独特的散文化、诗化语言形式,描写当代青年知识分子心灵蜕变史,呼唤当代青年在多元化的价值观碰撞中坚守理想和精神的高度。用唯美的语言淋漓尽致地表达了理想与现实的矛盾。作者在小说中刻意承传和弘扬中国传统文化,特别是传统文学的优美、博大和精深。面对着势不可挡的西学东渐的时尚,作者高扬起“东学西渐”的旗帜,并且以她的小说勉力实践之。仅从语言上看,黎阳的这部小说在中国当代文坛上,华彩独异,风流尽显,精美地演绎了汉语言的音、形、义之美,形成了独特的“黎阳”现象。

 

 

 

黎阳微信公众号: liyangwz   黎阳网站

 

 

 

 

 

 

 

 

http://player.ku6.com/refer/5/7028014/mytube.swf

 
栏目导航
关于黎阳 观点警句
新闻中心 作品大观
影音时空 传媒天下
文化长廊 本站历程
联系我们

黎阳信箱:liyang23@sina.com
助理信箱:740103688@qq.com
联系QQ: 740103688
联系电话:13808228497

微信公众号:liyangw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