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大观 诗词荟萃 | 散文集锦 | 小说天地 | 文艺探骊 | 随思杂想 | 书评专版 |
黎阳网站 -> 作品大观 -> 书评专版
背负古典写意与现代写实的双轭作者:张帆   发布时间:2011-02-09   阅读次数:65  【返回上一页

 

背负古典写意与现代写实的双轭

——黎阳长篇小说《何处是归程》语境剖析

                                                                         张 帆

       虽然身在文联,但由于深陷威严的机关,我们虽致力于“开门办公”,无奈我们常常足不出户,而敢于前来造访者又少,门可罗雀。所以,我们看似置身信息时代,但的确是信息闭塞得很。

       “黎阳出长篇了,你知道吗?”我确乎不知。

       “黎阳要举行签名售书了,你知道吗?”我确乎不知。

       直到有一天,接近中午了吧,隔壁办公室引见一位音色极佳的妹妹给我说,这是黎阳。“哦,这就是传说中的黎阳啊?”

       寒暄之后,转入正题,我才惊奇于这位小妹妹的语言天赋了。我们虽是初见,但此时此刻的“聊天室”里,却只充盈着她那滔滔不绝、绵绵如织的话语。她一会儿引经据典,一会儿天马行空,一会儿唐诗宋词,一会儿“马丁·路德”……“好久没人这样给我上过课了也。”我心中窃想。直觉告诉我,这是一个热情开朗、坦荡光明的人,同时,直觉告诉我,这是一个天生的“以语言为生”的人。

       中午,人潮散尽,在“上海小吃”,我做东,招待黎阳吃面、吃汤包——黎阳欠下了我的“人情”——我得了她的签名本《何处是归程》,按“AA制”一计算,我还“有赚”。

       趁着一个文学奖评奖的契机,我紧赶慢赶,读完了黎阳的这部长篇处女作。本来,以我的本职工作,或以我的“评论家”的虚名,我是该及早写一篇学习心得的,无奈此书一出,四下里好评如潮,真有点“眼前有景道不得”了。

       苦思冥想,还是从最显在的“语境”入手吧,也算找了个捷径。

       文如其人,《何处是归程》的语境,大致呈现出三条脉络:校本语境;社会语境;外域语境。

       一、校本语境。

       校本语境属学习型、承传型语境。在中国,20世纪70年代后出生的群落,被誉为“新新人类”。他们拥有新中国成立以来最好的学习环境:改革开放的春风;“新时期”的春风;粉碎“四人帮”的春风;恢复高考的春风……中华大地春意盎然,一大批风华正茂的学子步入各级各类学校深造;加上幸运如黎阳者,辅之以良好的家教,耳濡目染,几代人求知若渴的愿望在他们身上尽情实现;再加上黎阳“自幼酷爱文学”——凡此种种,使“新新人类”有了极佳的学习、承传祖国优秀语言的先决条件。这一特色呈现在《何处是归程》这部小说中,便构成了她古典、浪漫、唯美的语言倾向。主人公江正原、秦梦是这一语境特色的最佳提供者。江正原、秦梦步出高等学府,既而投身教书育人、为人师表的行列。他们的语言、行动,包括爱情,都打上了深深的“知识分子”烙印。他们说话处世,随处充满“书生意气”。这既为他们傲岸、独立的内心世界提供了传神写照,又为他们特别是为江正原后来置身现实、身受重创的悲剧命运埋下了伏笔。用一句现成的话说,他们“太天真、太幼稚”。

       二、社会语境。

       社会语境属体验型、接受型语境。江正原辗转流落到上海“另谋生路”,遭逢了昔日“好友”杨松棋的摆布和富家女林菲的追逐。在上海这个过去的“十里洋场”、如今的“国际大都会”,置身改革开放的最前沿,他不由自主的承受了一次彻底的人生观、价值观的冲击与洗礼。锦衣玉食、花天酒地、纸醉金迷、尔虞我诈,这些泥沙俱下的改革开放的“副产品”,也不失时机的侵蚀着立足未稳的“生力军”们的灵魂。杨松棋的背信弃义、林菲的见异思迁,为这一浊流式的“社会语境”提供了参照。江正原的随波逐流、自甘堕落与其说是身不由己,不如说是利令智昏。它警告人们,在物质飞速向前的经济洪流中,精神的高岸正岌岌可危。社会语境的残酷无情,校本语境的风花雪月,在结构上形成了鲜明对照,烛照幽微地揭示了在逐渐物化、逐渐异化的现实境遇里“新新人类”的内心裂变。

        三、外域语境。

        外域语境属借鉴型、移植型语境。黎阳有一个理想,“弘扬和传播优秀的中国文化”。因此在她的继续学习中,她选择了中西比较文学这一专业。在“面向现代化、面向世界、面向未来”的今天,在WTO 深入人心的今天,在民族复兴、全面奔小康的今天,这种精神弥足珍贵。她的这一理念,也潜移默化地投射到了小说主人公的言谈举止中。书中通过Scarborough、Yesterday  once  more以及The  last  waltz等几首优美抒情的英文歌曲的引用,既营造了浓郁的抒情氛围,又有力地渲染了人物内心世界的变化,推动了人物命运和小说情节的发展。

       校本语境、社会语境、外域语境,这三种语境在小说中纵横交织,体现出现代知识分子开放的、积极的、前倾的、包容的心态。当然,“由于受年龄、学识、生活经历等各方面条件的限制”(黎阳语),这三种语境在《何处是归程》中还远远没有达到炉火纯青、登峰造极的地步。但这毕竟是她的长篇处女作,她毕竟才25岁。我们相信,在今后的写作生涯中,背负着古典写意与现代写实的双轭的黎阳,她的语境兼容性将会愈加完美。在这兼容之中,更会提炼出唯一的、“这个”的成熟文本。不过,“成熟”属于“风格”,也可能属于盖棺定论。“成长”(而不是“成熟”)中的黎阳,但问耕耘,不问收获;只管一路前行,莫问“何处归程”。

 

        张帆,男,1968年生,讲师,研究生。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散文学会会员,德阳市评论家协会常务副主席,《西部》杂志编辑部主任,青年作家、诗人。著有《三星堆牧歌》等。诗作散见于《诗刊》、《星星诗刊》等多处。

 
栏目导航
关于黎阳 观点警句
新闻中心 作品大观
影音时空 传媒天下
文化长廊 本站历程
联系我们

黎阳信箱:liyang23@sina.com
助理信箱:740103688@qq.com
联系QQ: 740103688
联系电话:13808228497

微信公众号:liyangw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