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大观 诗词荟萃 | 散文集锦 | 小说天地 | 文艺探骊 | 随思杂想 | 书评专版 |
黎阳网站 -> 作品大观 -> 书评专版
《何处是归程》:另类的唯心、唯美作者:徐新桥   发布时间:2011-02-09   阅读次数:299  【返回上一页

徐新桥

 

        我的心情在压抑中愉悦,因为读了长篇小说《何处是归程》。青年女作家黎阳的这部小说好评如潮,而我只想说说它的两个特点:“唯心”、“唯美”,以释情怀。

 

        这“唯心”的特点,就是《归程》主人公的心理活动的主线,大大粗于小说事件的脉络。一般来说,小说以叙事见长,将错综复杂的情节娓娓展开。但《归程》的故事情节简单至极:青年江正原在理想被现实的击打中,背弃传统贫寒女友秦梦,投怀摩登富足女郎林菲,最终被林菲所弃,深感前途迷惘、后路无门。读罢掩卷,我丝毫没有单薄、浅显的感觉,倒是觉得这本书和我的心情一样沉重。这部小说不是以事件叙述见长,而是以心理描写见著。我曾经在一篇论坛中说过,那个“秦梦”的名字,就可以解读主人公江正原的心理活动:从梦中情人,到生活如梦,再到梦幻破灭,及至别梦依依,旧梦难圆……唉,难道真的能怪秦时明月,古典且典雅,难突满天繁星?江正原沉闷的心跳,其实既不像黄浦江畔的浪翻,也不似桔子洲头的波涌,而是脆薄如他那寄给秦梦的信纸。

 

        而“唯美”的特点,就是《归程》是一篇绝对美文的悲剧。作者充分展示了她古典文学深厚的积淀,小说看似行云流水,实则字斟句酌。比如,引用诗句,创作诗歌,信手拈来,巧然天成。许多粲然的字眼、句眼,常常令我眼睛一亮。由于文字优美无比,使我在沉重的心灵和躯体之上,感觉到了一双灵巧的翅膀,得到了美的享受。这,也使我因为小说内容压迫的心灵,得到了些许释放。

 

   

        徐新桥,笔名新桥,男,42岁,正处级调研员,管理学博士生,中国诗歌学会会员,武汉作家协会诗歌创作委员会副主任,独立及合著出版专著4部,发表文章200余篇,数次获得奖项。

 

 

   

            “七十年代作家”的“异类”                                                     

                    ——漫谈《何处是归程》这部小说

 

                                                              槟 郎

        因为偶然的机会和触动,我点击开了《何处是归程》这部小说,结果收获很大。我被这部小说深深地感动,我更从这部小说中看到与我相通的思想,以及当代文坛出现的可喜现象。当我随意看了一些关于这部小说的评论文字时,我又觉得这么好的小说文本有被糟糕地误读的危险,这促使我写这篇文章,为评论界尽一点不可推卸的责任。

        读这部小说纯属偶然。因为自己主持的“槟榔园文学书院”网站需要通过与别的兄弟网站的友情链接来推广给读者,我与“心语文室”网站的主持人黎阳女士发生了联系。她很热情地将我网站放在她网站的首页友情链接上,还主动提出在她的网站上为我设一个专栏,并选了几篇我的作品放在心语文室的“佳作共赏”上。这使我感激。我当时能做的便是将她的长篇小说《何处是归程》放在我网站的“灵儿热线”栏目上向读者推荐。当她寄来这部小说的电子版,我在晚上休息时间随意地打开时,却被强烈地吸引住,欲罢不能,看了个通宵,直到第二天上午,才一口气将这部小说读完,长吁了一口气。

        实际上,由于我有一年多的触网史,我很早就注意到这部由中国工人出版社2002年7月出版的长篇小说,因为一些文学网站都为这部小说安排了“广而告之”,但广告上作者的照片那样年轻,一看便知道是七八十年代出生的人。我虽然吃的正是中国现当代文学饭,关注当代作家作品是我的工作,但我对七十年代以后出生作家有着很深的偏见,为了教学只用宝贵的时间读几个被媒体炒得很热的,学生们主动要求我讲的。所以,我一直未读过有关黎阳和这部小说的一点文字。因偶然的机缘读了《何处是归程》以后,我欣喜地发现了文坛可喜的新现象。本来文坛正符合生物规律,“一代新人在成长”,但七十年代以后出生作家的作品确实让我大倒胃口。棉棉的小说不忍卒读,卫慧的小说可读性要强一些,但内容很糟糕。周洁茹的长篇小说《小妖的网》翻完了,不知所云,只几篇涉及下工女工内容的作品稍有好感。但不能说七十年代作家就没有好苗子,非“美女”的男性作家丁天的《饲养在城市中的我们》给我留下了好印象,但想到作者的年龄,对他的老陈伤感心中不是滋味。当我读九丹的《乌鸦》之后,我就发誓尽可能不再读受罪的七十年代作家作品了。看了黎阳的《何处是归程》以后,我要说,黎阳是已经被广泛言说的“七十年代作家”的异类,但这“异类”却是可喜的现象,是七十年代人真正具有生命力的创作,也是根扎于文学史,可与文学史对话的文学的新生代。   

        黎阳的长篇小说《何处是归程》最打动我的是所体现的社会人文批判精神,这与我以弘扬鲁迅精神为己任的思想是一致的。我这个六十年代人与她七十年代的“异类”,在这一点上的惊人相通,使我兴奋不已。当然,我要说,在六十年代出生的文学研究者与作家中,我也是个“异类”。在这个激进主义和理想主义被迅速消解,社会责任和人文关怀受到普遍质疑的时代,我们很多六十年代作家也沉迷于“下体写作”,玩味自己“小我”的手淫的快感,而七十年代人,将这手淫解放为荡妇的放浪。他们的共同特点是,沉迷在小布尔乔亚的佯贵族的感伤和作秀中,不愿关注社会现实,不愿直面社会人生,置广大劳动人民于不顾。在我视自己为继承由风骚传统到鲁迅传统这一点上,我超越了六十年代的同龄人,同样,黎阳也超越了她的七十年代人,因而我们的文学精神的相通,就一点不奇怪了。

        《何处是归程》对湖南长沙劳工阶级家庭苦难同情的描写,正是与广大劳动人民的苦难共着命运。小说对飞扬跋扈的长沙公安副厅长们和他的八旗子弟郑生华们,对劳动人民苦难麻木不仁的贾星态们,对无耻贪占公有财产而肥靡的上海滩大型国企老总和子女林飞强、林菲们的揭示和批判;对下层知识分子江正原、秦梦、江正浩、杨松棋们的社会不公正待遇,和为此而人生道路选择的分化表现,正是深刻地把握了这个时代的精神涌流。巴尔扎克说,小说是历史的书记,泰纳说时代种族和环境构成了文学的精神内核。超越时代的作品,从来都是在深刻地反映了时代精神基础上才谈得上超越,从《诗经》、《荷马史诗》,到《西厢记》、《红楼梦》、《战争与和平》、《尤利西斯》莫不如此。

        黎阳说她是“一个自幼在中国古典文学熏陶下成长起来的女孩。慕先秦诸子,羡盛唐诸公,思高山流水,想《梅花三弄》。酷似太白,一生好入名山游。最愿背上行囊走遍千山万水,万水千山。于繁华的现代都市中也能发思古之幽情,于喧嚣的工业文明中也能回归到宁静的田园牧歌里。”这当然是她的一个方面。她的另一个方面,正如她自己在这部小说的《后记》里的表白:“我是一个中国人,我的心是尧舜的心,我的血是荆轲聂政的血,我是神农黄帝的遗孽!”这样,古典的蕴藉柔美与金刚怒目和谐地统一在这部小说中。在这部作品的人文批判精神的光彩之外,有机联系着的是浪漫柔美的美仑美奂的抒情世界。这部小说无疑有着重要的人文批判内容,但绝不仅限于社会的批判上,对人性的美好与丑陋,坚强与脆弱,浪漫与现实,情感与理智的细腻剖析,也是这部小说的重要内容。这使这部小说带有很浓重的浪漫抒情色彩。

        中国的文学传统正是国风、离骚两个传统的结合,这体现为一种既入世又出世,既理智现实又浪漫恣肆的中国传统美学风格。后世的文学创作在这两点上或有所侧偏,但两者和谐结合一体的作品也很多,如《西厢记》、《儒林外史》、《红楼梦》,鲁迅的小说,张承志的作品。黎阳的小说《何处是归程》也是将这两者结合得相当成功的。从离骚传统来看,这部作品也是浪漫抒情小说。作品的主要线索正是一对青年知识分子的爱情经历,从浪漫美妙的大学校园之恋,到工作以后患难中的互相扶持,作者给我们描绘了至真至纯的美好感情故事。但毕竟,现实的丑陋和罪恶,破坏了这对小儿女的纯洁情缘。

        托尔斯泰说,幸福的家庭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我要说,幸福的爱情是相似的,不幸的爱情也有共同的不幸,这便是社会的黑暗,难以宽容纯洁美好事物的存在以见证自己的越发丑陋,于是便来破坏它。小说中,杨松棋便先堕落了,接着又促使江正原堕落为其中的一分子。这是大社会的悲剧,也使江正原与秦梦曾经无限美好的爱情以悲剧收场。但我们的小说作者仍以她美好的心灵,为我们留下了美好动人的秦梦形象。秦梦是作品中最有光彩的形象,也是最能打动读者的形象。我读这部小说中秦梦的故事时,便不自禁地联想起与贫贱的小知识分子我患难与共的妻子。她仍在祖国,我打电话告诉她,秦梦像她,而我绝不会成为堕落后的江正原。秦梦善良而又坚强,对爱情坚贞,以她的热情使她身边的人感到快乐。江家父母喜欢这个未来的儿媳,江正浩也情不自禁地爱上了哥哥这个美好的女友。当江正原堕落,给秦梦以无情打击,江家父母和江正浩却给了秦梦巨大的支持。秦梦是个几乎将所有的美德集于一身的女子,她受到情人堕落的打击后,仍然坚持追求自己的充实人生,以“虽九死犹不悔,虽体解仍不变”的决心去实现自己的理想。

        爱情故事和秦梦的形象强化着这部作品的浪漫抒情色彩,同时,作者对语言的使用也表现了抒情特征。作者娴熟地引用了古今中外的诗词、名言,妙笔生花地铺叙抒情,使这部长篇小说呈现出浓重的诗化特征。而对社会人生和复杂人性的深刻揭示,也在抒情中加入了哲理性议论。社会批判和浪漫抒情两者的结合使这部作品带有哲理小说的色彩。作者黎阳无疑对古今中外文学遗产继承的修养都是相当深厚的,我便从这部作品中闻到了我个人极其喜欢的,西方被称为“最后一个浪漫派”的著名作家黑塞的气息。

        想到这部成功的小说的作者才二十多岁,虽然文学史上不乏早熟的作家,但现实中亲身交往的作家如此年轻,而又如此才华,取得这样大的创作成绩,真令人惊异和可喜。但我评论她这部小说,当然说我自己想说的话。我要说,黎阳是已经被广泛言说的“七十年代作家”的“异类”,但这“异类”却是可喜的现象,是七十年代人真正具有生命力的创作,也是根扎于文学史,可与文学史对话的文学的新生代。           

 

                                              2003-5-18

 

        槟郎,本名李槟,南京大学文学硕士。在《当代文坛》、《文艺评论》、《河北学刊》、《文艺报》等多家刊物发表过专业论文。触网后,致力于网络杂文写作,已有一百多篇。现为高校中文系教师。

        主持“槟榔园文学书” 网站,并办有订户众多、有一定影响的电子刊物《槟榔园文学书院报》。目前在新世纪、天涯社区、汉语文学、士柏咨询网、大洋网、亦凡公益图书馆等网站有个人文集。文章也产生很大影响,引来海外记者采访,或文章摘引。现在身兼多家论坛的斑竹,

                        著名女作家严丽霞谈黎阳《何处是归程》

 

        被人誉为“大陆琼瑶”的著名女作家严丽霞看完长篇小说《何处是归程》后致信黎阳,一谈其感。全文如下。

 

 

黎阳:

 

        你好!今天把你的小说《何处是归程》读完,真的是很佩服你。想想,我在你这个年纪时,还是个文学青年,可你已经写出如此精彩的长篇小说,真不简单。尤其是在70年代“美女作家”以身体写作的今天,你能坚持弘扬传统文化,用真善美来写作,真是难得。特别是你塑造的主人公江正原,很有典型意义。在深圳,像他这样追名逐利、为了自己的利益而不择手段的青年,大有人在。

        而你描写的秦梦,从她的身上,我似乎看到了你的影子。尽管我们没见面,但从几次的电话聊天和你的作品中,我能感觉出,你是个头脑聪颖,具有远大理想的女孩,与现在的所谓“美女作家”的为人处世有天壤之别。确实很难得。

        尽管,她们的作品,能吸引一些眼球,能一时畅销,但这只是昙花一现。我相信,最后能在文学上常青的,还是像你这样的作家。真的,看了你的作品,我常常会想起王蒙的《青春万岁》,尽管你书的结局是悲剧,但你主人公对理想的渴望,一点也不亚于他那个时代,只是你笔下的社会和人物思想更为复杂了。可以说,江正原的悲剧,也是我们这个时代缺乏信仰的悲剧。

        记得一次,在市政协的会议上,一个宗教界的人士说,现在对深圳来说,不缺资金、不缺技术人才,而是最缺宗教人才,最缺教堂和信仰。甚至有些国外的人到了深圳,都感觉到,这里是个物欲膨胀的社会,人们对金钱的贪婪,几乎到了可怕的地步。什么婚介所、劳工介绍所,是明目张胆地在报纸上登广告骗钱,而街上花样百出的陷阱,也是层出不穷,国民道德的沦丧,已到了触目惊心的地步。你的江正原,与他们比起来,还算是有点良知的。

        相信随着你阅历的增多,你的作品会越写越好的。

 严丽霞6、13

        严丽霞,女,大学本科,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1998年通过中国作家协会评审为二级作家。1999从江西调深圳大学学生处。

        主要文学成果:

        长篇小说及长篇报告文学:

        1、《爱里乾坤》湖南文艺出版社(又《云霓丽影》深圳晚报长篇连载)

        2、《都市新潮女》春风文艺出版社     

        3、《桃源春梦》春风文艺出版社

        4、《秋月残梦》春风文艺出版社       

        5、《爱的迷惘》中国文联出版公司

        6、《情断天涯路》中国文联出版公司(又《爱里四季》深圳法制报长篇连载)

        7、《冬雪银梦》北岳文艺出版社(又《明星梦圆》武汉晚报长篇连载)

        8、《为梦想找个家》春风文艺出版社(又《白领丽人》广州日报长篇连载)

        9、《商界丽人》中国文联出版公司(《商界丽人》上海解放日报长篇连载)

        10、《影界丽人》中国文联出版公司(又《情归何处》深圳商报长篇连载)

        11、《只想跟你走》春风文艺出版社    

        12、《邱娥国》二十一世纪出版社

        13、《英雄无悔》广州出版社          

        14、《命运的螺旋》江西人民出版社

        15、《爱的失落》深圳法制报长篇连载  

        16、《同在一片蓝天下》人民文学出版社

        另在《解放日报》、《花城》、《清明》、《芙蓉》、《百花洲》、《影剧新作》、《广州文艺》、《安徽文学》、《福建文学》、《星火》、《女子文学》、《鹃花》、《东海》、《小说天地》等刊物上,发表中篇小说30多部,短篇小说60多篇,总字数400多万。中篇小说《四个放飞的女人》曾被《中篇小说选刊》选载。中篇小说《谁是祖父的子孙》、《黑耳鸢》、《夕阳》、《客运室的娘儿们》、《邱娥国》、《商界丽人》获中华文学基金会庄重文文学奖、安徽清明文学奖、江西省政府优秀作品奖、南昌市滕王阁文学奖、江西省“赣江魂”征文奖、江西省“五个一工程奖”、第六届铁路文学奖。

        评论文章专辑:

        [url=http://www.cn99.com/cgi-bin/getmsg?listname=sjwt&id=66]http://www.cn99.com/cgi-bin/getmsg?listname=sjwt&id=66[/url]

 

        李剑:心是永远的归程

        徐强:蜕变者的心史

        笑言:诗的精灵在小说中热情跳跃

        大洲:不是书评的书评——大洲致黎阳

        钟山:归程在何方

        阿成:点评《何处是归程》

        冰泉:一个幻景一个陷阱

        老屯:一个精神界战士的呼唤

        阿龙:敲响心灵的沉钟

        张帆:背负古典写意与现代写实的双轭

        庞永华:一部震撼心灵的佳作

        郭远光:正心方得归程

        王常成:柳暗花明又一村

        河之舟:在现实与理想中辗转

        刘少鸿:想回头时,梦已离我们远去

        蒋守彦:一部现代的《石头记》

        杨志伟:人性的无奈

        徐景洲:秦梦的悲剧

        徐景洲:《何处是归程》读书札记

        王常成:一部唯美主义的诗化小说

        高绪仑:一位母亲的杰作

        郝建国:为七十年代出生的人树碑

        钟奋生:中国文坛应从继承中崛起

        附一:黎阳答记者问

        附二:阳光女作家黎阳/郭远光

 
栏目导航
关于黎阳 观点警句
新闻中心 作品大观
影音时空 传媒天下
文化长廊 本站历程
联系我们

黎阳信箱:liyang23@sina.com
助理信箱:740103688@qq.com
联系QQ: 740103688
联系电话:13808228497

微信公众号:liyangw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