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大观 诗词荟萃 | 散文集锦 | 小说天地 | 文艺探骊 | 随思杂想 | 书评专版 |
黎阳网站 -> 作品大观 -> 书评专版
秦梦的悲剧作者:徐景洲   发布时间:2011-02-09   阅读次数:125  【返回上一页

 徐景洲

 

        江正原的悲剧似乎咎由自取,或者是一种必然,他最后的众叛亲离,并不令人同情,反而让人产生恶有恶报的快感。而这场悲剧的真正主人公,应该是秦梦,一个冰清玉洁的美丽的知识女性落得如此凄惨的结局,着实令人掬一把同情之泪。

        秦梦的悲剧,是她为了爱情,放弃了远大理想的追求,放弃了成为文化精英的前程所致。虽然这放弃,对于她来说,当时聊以自慰的理由,是暂时的放弃,是为解心爱之人江正原的家庭困难,是为了将来与江正原在实现宏图伟业的治学道路上比翼齐飞,总之,今天为了爱情退却,正是为了明天实现理想的更大进取。然而她的悲剧恰恰就在于,这一次的人生退却,却成了大溃退,大失败,大惨败,无论是理想,还是爱情,终于一无所得,双双败落,冷落于离乡背井的小城,成为不是弃妇的弃妇,成为世俗化了的知识女性。如此天壤巨变,不过发生于几年之间,又不能不令人扼腕而叹。

        因此秦梦的悲剧远比江正原的悲剧更多人生的思考和启迪,而她的悲剧命运所带来的最为沉重的思考,便是本该高扬的理想大旗为何那么容易地倒下,为何知识建构的理想大厦在现实的世俗势力面前是那么的不堪一击,为什么“大我”占胜不了“小我”,为什么物欲在精神的追求面前,会显示出强大无比的淫威?而这,对今天肩负着伟大历史使命的年轻一代知识分子来说,无疑更具警示意义。

        当我们审视着作为某一类型年轻一代知识分子典型的秦梦的时候,不能不想到五四时代年轻知识分子们的人生选择。显而易见,那时候的年轻知识分子们所处的生活社会环境的恶劣程度,又远不是江正原所面临的困境所可一比的。国难家难齐集一身,读书救国,科学求国,文学救国,成了他们的口号,成了他们的旗帜。而当国家与家庭,事业理想与爱情发生冲突时,他们毅然选择的是前者,那时的前行是艰苦卓绝的,那时的放弃是今人不可想象的牺牲。“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二者皆可抛”,是他们的人生座右铭。因此,历史成就了一代青史留名的杰出知识分子,而历史也因他们的追求而留下一页页的辉煌。而娜拉出走,正是那个时代女性知识分子的图腾,是那个时代女性知识青年的高标。为了实现人生的价值,为了实现生命的自由,可以走出家庭,可以放弃爱情。而与之相比,秦梦的人生选择,不能不说是一种倒退,一种褪化,为了爱情,可以抛弃自由,可以抛弃理想,抛弃事业,而且抛弃的又是那么地轻易和容易。

        但秦梦的悲剧还在于,放弃人生理想的追求,并没有给他们带来所企求的幸福,生活的残酷,是有其自身发展逻辑的,而绝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于是生活出现了让秦梦撕心裂肺般痛苦的一幕,委屈求全,以退为进,不仅没能解危难于江正原的家庭,反而成了江正原迅速堕落的催化剂——如果没有当初理想的放弃,也就不会有今天江正原妖魔般的蜕化,而那矢志以求的爱情也因此而失去。因此事实证明,秦梦当初的选择是错误的,她到最后,也似乎没有明白,爱情没有了附丽时,也就失去了存在的价值,也就没有了保障。共同的理想,共同的追求,共同的志向,原是他们爱情的附丽,也是他们爱情的基石。而当她选择了放弃学业和江正原一起做普通教师时,那爱情的基石已经开始腐蚀,并且从此开始,这维系与江正原的感情纽带便慢慢地断裂着。而当他们世俗地生活在偏于一隅的小城之中时,当他们把幸福的标准定在了诸如一套房子上时,当他们为了这一套房子式的理想而拿出了治学时的智力而终归一事无成时,爱情的泰坦尼克号就注定了沉没的命运。

        更为可悲的是,江正原在变,而秦梦却没变,因此决裂便成了一种必然。

        其实仅仅从情理上来说,秦梦当初的选择,也是幼稚和不理智的,是缺乏生活经验的轻率举动,甚至可以说,脱离生活的书斋生活使她与江正原面对生活的困境时,手足无措,想不出明智的有效的应对之法,这也是知识分子脱离生活实际,弱于实际行动能力的一种表现,因而也是造成其悲剧的一大成因。因为不管江正原家庭的困难是怎样的巨大,秦梦的选择都是无济于事的,因为她放弃前途无量的学业,与江正原回到那个小城,一者就业是个问题,二者就业后的收入又十分微薄,现实的做法,倒不如她留在大学里攻读研究生,所得到的生活费用并不比她挣的工资少多少,另外也可利用家庭的优势和学校里很好的人际关系,得到更多经济上的实惠,这实惠足以抵得过她在小城里的收入了。更重要的是,她可以以此为江正原将来的奋起建立基地,待将来江正原处理好家庭困难后重返校园,完成未竟的学业,共同实现振兴民族文化的宏图,这才是理智的选择。是进是退,二者权衡,孰重孰轻,一目了然。所以综观其悲剧,又令人“哀其不幸,怒其不争”了。

        回头再审视秦梦决定与江正原放弃学业回家尽孝的举动,不禁有些悲从心来。因为骨子里,秦梦的灵魂深处,盘根错节着的还是封建传统的妇道: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更确切地说,是爱鸡随鸡,爱狗随狗。她的悲剧的选择,实际上是在履行未过门儿媳的孝心而已。当年娜拉决然离家出走,而今秦梦决然倒行,放到时代的大背景下看,悲剧的色彩就更浓烈了。 

     《何处是归程》读书札记

                                                            徐景洲

    1、钢铁是怎样炼不成的

        看似一种几近风马牛不相及的联想:读黎阳的长篇小说《何处是归程》,想到《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后者表现的是上世纪二三十年代一位革命青年的成长历程,而前者描绘的却是当代青年知识分子蜕化的轨迹。前者揭示了钢铁——代表着人生正面楷模理想的一代青年典型——炼成的过程,后者揭示的则是其反面——当代青年知识分子一步步走向堕落的过程。一正一反,对比的阅读中,不仅更加突显了各自的深刻题旨及其现实的意义和价值,而且也更能显现出黎阳通过小说所表现出来的具有强烈时代感的忧患意识:钢铁为什么会炼不成?惩恶有助于向善,小说以此警世。

    2、古往今来的好小说,大都是问题小说

        哲学家们向以自己发现的真理来试图解决人生的诸多问题,而文学的使命,却大都是以形象的画面揭示诸多人生问题,甚至更多表现人生的困惑,引发读者对人生诸多问题更深层的思考,并以此来达到改造世界的目的。《何处是归程》的书名,本身就诱人深思。是的,人生路漫漫,千万条,何处是归程呢?这不仅是人生的现实思考,也是人生的终极思考。但小说并没有为此提供完美的答案,似乎也没有试图去解索这道难题,而是以本可以成为社会精英的主人公一步步堕落为混世魔王的令人触目惊心的人生历程,醍醐灌顶般告诫人们——特别是很多处于人生十字路口的青年知识分子:江正原之路,绝不是人生归程,而是人生的绝路。而这样的路,却正是当代众多青年知识分子所面对的。历史上从未有过的触目皆是的各种诱惑,传统的人生价值观正在摇摇欲堕!因此小说读后,便陷入久久的沉沉的忧思,而这忧思竟来自于一位年仅二十五岁的女作者的小说,就越发令人深思不已了。

    3、传统文化之美

        看得出,作者是在刻意承传和弘扬着中国传统文化,特别是传统文学的优美、博大和精深。在小说的后记里,面对着势不可挡的西学东渐的时尚,作者高扬起“东学西渐”的旗帜,并且以她的小说勉力实践之。仅从语言上看,黎阳的这部小说在中国当代文坛上,华彩独异,风流尽显,精美地演绎了汉语言的音、形、义之美。大量古典诗词佳句浑然天成的引用,以及久违了的传统文学中写景抒情的话语系统的运作,都令人倍感耳目一新,份外亲切,而不觉是学识的卖弄与堆砌。这一方面是由小说人物特定的身份所决定,另一方面,也是作者以高超的语言技巧苦心营造,方得珠联璧合之谐。因此,阅读时的快感,一如阅读中国经典古白话小说,文雅,优美,流畅,隽永,如久渴而饮甘泉。这对于亟需中国传统文化的乳汁滋补的一代青年来说,传统文化和文学的启蒙作用,更是不可小视。西学东渐时,文化的何处是归程,黎阳的小说却给予了令人信服的回答。这样的效果可能是作者写作初衷所无而又是极希望看到的吧?                

    4、一曲青春、爱情、理想的祭歌?

        如果说小说的前半部,或者说小说主人公蜕变前的人生,是一部激越高昂华美的青春、爱情、理想之歌的话,那么小说的后半部,也就是小说主人主蜕变后的人生历程,就是一部青春、爱情、理想的祭歌了。曾有的追求,是何等的美好!作者以诗情画意的笔触,在小说的开篇里,极富意境之美的描绘了男女主人公所度过的伊甸园似洋溢着青春、爱情和理想气息的大学时代生活。美好的青春,付于了美丽爱情和伟大理想的追求而得以升华。如果主人公沿着这样的求索之路前行,去寻找人生的归程,那将会谱写出一曲青春、爱情、理想的壮美之歌。然而,仅仅是家庭经济所累就打破了这前景无限光明的人生历程,实在令人扼腕叹息,叹息的不仅是生命的可怜,叹息的不仅是人生的无常,叹息的不仅是一颗高贵灵魂的堕落,更叹息的是作为一代青年精英知识分子精神上的缺失,意志上的脆弱。掩卷时不禁仰天而问:为什么极低等的口腹之欲,却会轻而易举地毁掉崇高的人生理想呢?为什么一曲青春、爱情、理想的欢歌会如此容易地转化成一曲祭歌呢?

        如果说男女主人公最初从理想追求的历程上退缩,是基于爱情和经济两种因素的话,那么江正原人生进程上的第二次蜕变或者说堕落,则是由于对物欲贪婪的追求了。此时,不仅曾有的理想挽回不了他,甚至于爱情也挽回不了他。这时的他,已经被财色权欲完全的占有而异化。当然,江正原的蜕变过程是充满了矛盾的,他的良知,他的理想,他的爱情,并没有真正泯灭。小说以惊心动魄的笔触淋漓尽致地展示了主人公内心的矛盾和与环境苦苦挣扎的过程,而这也正是他在小说最后很可能开始的第三次蜕变的基础所在。小说没有写离婚后他会如何选择人生,但回归于青春、爱情、理想三大追求时的那样一个人生积极求索者,却是可能的。所以从这一点来看,主人公灵魂蜕变的大悲剧到了极致时,可能会成为另一轮灵魂升华回归的大喜剧的开端呢!因为这时的他,已经能够正视人生,因为这时的他,已经开始清醒地意识到了自己人生的迷失和灵魂的扭曲。世上没有救世主,只有自己救自己。我想,这样一部从开端就注定了人物悲剧历程的小说,之所以读完之后,会给人以悲壮而不是绝望之感,可能奥秘就在这里吧?相信历经炼狱之后的江正原,会重新开始全新的人生历程的,因为亲情、爱情、友情依然在呼唤着他,依然在等待着他的回归,而社会也从未抛弃过他,而且还正期待着他的振作和真正人生价值的实现呢!此处的江正原,似乎称为“江正原们”更为恰切。

                      不是书评的书评——大洲致黎阳信函       

编者按:

        那日正在成都开会,接连收到大洲老师的几封信,就抽空跑出来,无论如何也要给他写几句。

        从子巍的文章中,我就看出了他的热情、诚恳,但那些都只是站在旁观者的立场。当看到大洲老师(一个长我二十岁的人)对我推心置腹的真情之言时,我不仅感动,更加震动。原本以为以他这样的年龄不应如我般充满理想主义,充满生活的激情。然而他却质朴、率真如此。短短几句话,让我更加坚定自己的很多信念。

        征得大洲老师同意,我把他给我的信发于网上(这点我深有体会。我很少转载别人给我的信件,我也最怕人家不经过我的同意,就把我写的东西发出去,让我都不敢再写回信)。他将题目订为《不是书评的书评》。我想通过它们,也可以使大家更了解大洲老师和他的为人,至少会有所感触,为他的赤诚,为他的激情,为他的活力。

(注:编者重排了一下,有些合在了一起,有些则省略了,只节选了有代表性的四封。)

信一:

黎阳:

        你好!今天忙完了琐事,晚饭后终于看完了你的小说,当我坐在电脑前撰写读小说的札记时,却又无从下笔了。真的,说不清是什么样的感觉,但最想说的或者说此时最大的感触便是对你想表达我的崇敬之情吧。真的,小说读完了,有一种很悲壮的情感涌动于心间,眼前浮现的是鲁迅先生笔下“过客”的身影,这身影又迭化为你,一个二十五岁的青春妙龄的女孩子,却以娇弱之躯,承担起了振兴传统文化,重塑青年人生价值观的重任。正可谓铁肩担道义,妙手著文章。文以载道的传统,在你的小说里贯穿始终,而当代这样写小说的,已是不多了。更何况,现在的青年知识分子中,江正原式的人物,已不是个别了。

        先将改过的前三则札记发给你。我只是随意写下我的感受而已。算是交流,也算是就教。实话实说,我还没有读得透和读得懂这部小说呢!真的,我下面还有至少七则要写,也可能会谈谈我对人物带有商榷性质的解读:对于小说来说,最重要的还是人物。你笔下的人物不仅个性鲜明,而且也复杂,复杂性就在于无法一言以蔽之他的优和劣。

        最近的网刊会刊发你的书评和相关的图片,如能发来小说的几节文字就更好了。因为光有书评,对于读者来说,犹如光听楼梯响不见人下来。当然要视你方便而定。

        就说这里,书评尽量写,可是注定写不好:看你的小说,有种眼前有景道不得之感。学养太浅,大学毕业多年,知识褪化得厉害,成了另一种类型的江正原呢!

大洲 

(读书札记见《何处是归程》书评专版)

信二:

黎阳:

        你好!很奇怪的,从你的小说中我看到了自己的影子。其实,我也曾有过写这样一部小说的念头,只是没有能力而作罢。你看,我大学学的是中文,那时刚出现比较文学(其实这学科解放前就有了介绍),我写的毕业论文还运用了中外文学典型的对比,当然这只是表面的,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比较文学。不过当时的我,真像你小说中所写的那个主人公,满腔的理想主义,以为文学就是一切,而且出口也都是引经据典。哈,除了恋爱没有外,相似之处实在太多。我那时还是外国文学、文学理论和美学课代表,读书卡片摘了一小皮箱(现在还全部保存着,有时翻出来看看,很悲怆的感觉,解嘲的说法,我曾经奋斗过)。我该属于优秀生之列吧,但由于某些原因,也没有考研,分配到了一所很有名的省重点中学。此后人生处于迷惘之中,真是何处是归程。我有一篇随笔《三读<老人与海>》就写了这心境,经历的好像是由神及人及鬼的过程,当然这指的是精神的失落,一下子失去了人生的航向。我那时所全力追求的,竟只是为了调回家乡——人生的价值突然变得如此微不足道的渺少。所以很理解主人公的心境。此后终于调回,分在一所中专学校。这时因为教高师函授的中文课程,才又重新找回了自我。有意思的是,如你的主人公,我也曾步入官场过,而不同的是,我只呆了十天就逃掉了。后来,人到中年,重归于文学的追求,此后文学研究和文学创作成了我生命的最大亮点,及至有了网络时,活得更是充实了。当然现在还有迷惘,但人生总算有了归程,只是如何做得更精彩而已。不过,你笔下的那个主人公,在现实生活中,可不是少量的存在着呢!要写书评时,就先想到了自己的许多。我想,这也应当算不是书评的书评吧。一本书的价值在哪里?或者为什么要写书?我想能让读者想到许多并且更多的想到了他自己,可能也是一种“归程”吧?

        我们都是理想主义者,活得都很天真,书生气十足。你看,我都人到中年了,在别人看来,还是孩子气十足,所谓的赤子之心是也。不过这样也好,永远的年轻和青春。人生何处是归程,不去想它了,也可能根本就没有归程,一切的价值可能只在过程之中。

        说得有些多了。还有一事,我想给你做个专辑,除了发介绍你书的文章和有关背景资料外,最好是选载一些小说的章节,若方便,请发来。

        这两天没事,把读书札记写完。不过说实话,看了别人的书评,我倒落不下笔了,好话怎么都让别人说过了啊?

                                                     大洲

信三;

黎阳:

        其实许多的评论,也包括我的,都与你和你的小说隔了一层。这原因自然有多种:有看不出的,有看出而不说的,或者看出却不知如何说的。但真正的评论,应该是知人论书,如俄罗斯的车、别、杜那样。其实读你小说时,我常想到的是恩格斯对席勒的评论,即人物是思想的传声筒。这样的联想,并无贬意,因为席勒的《阴谋与爱情》等,也是世界名著,而且真正伟大的作家、作品,不过是他思想的图解而已。象鲁迅的《阿Q正传》就是精神胜利法的图解,只是解得形象,解得传神,解得感人,解得艺术罢了。所以在我看来,你小说中人物的许多言谈还有那大段的心理描写分析以及叙述者情不自禁的旁白之类,其实都是在写着说着你自己。这并没有什么不好,伟大的作家,都是伟大的思想家、哲学家。作品本就是形象的思想,没有思想的作品等于人没有了灵魂。也正因为如此,你的思想和情感,常常会冲出形象,使你的小说更多了散文之美,诗之美和哲学之美。当然,有些地方失之于过,我说优点是缺点,就是这个道理。但不管怎么说,读者都会为你的真率,你的真诚,你的激情,你的执着等等许多,现在很少见到的人应该具有的美德而钦佩,这些不仅需要才情,更需要勇气。

        好像你读过我十八岁下放时写的日记片断,那时的我也如此:理想,激情,从书里理解人生,也照书的样子去实践人生;失望,痛苦,迷惑,苦闷,此后伴随着漫漫人生路,然而直到今天,也不改初衷。其实你读我许多杂文就知我传统文人骨子里的孤傲,我们相似的地方是很多。所以我也一直在思考着这样的问题,其实也是你小说提出的一个问题:为什么像秦梦这样冰清玉洁似的人物不见容于社会?是社会该适应她呢,还是她该适应社会。其实这问题古已有之,最早清醒提出的可能要算屈原了,可以说他的诗作都在反反复复地追问着,问自己,问社会,问苍天。而红楼梦中的林黛玉可以说是这样典型的集大成者了。在苏联小说中,这样的典型更多,那个很有名的《拖拉机站长和总农艺师》,我在下放时曾读过多遍,写的也是从学校走入社会的一个女大学生与社会艰难相容的过程。

        是的,这样的性格注定为世俗所不容,也易受伤害。不过有时我又想,所谓的伤害又能是什么呢?其实也无非是少发了奖金,吃亏了分房之类的世俗小利而已。显然,这是以世俗的标准来衡量着你所受的伤害以及伤害的程度,也就是我们常说的吃亏吧。但如果,实际上用不到如果,如此性格的人,本来就没把这些蝇头小利看作是人生的幸福所在——把这些身外之物看得清淡,或者眼里根本就没有这些东西。当你站在了更高的人生境界时,就有了大慈大悲的情怀,俯看可怜的众生,胸怀宽大而充溢着幸福感。其实,你很富有,真的,你不仅比你同龄的年轻人富有,你也比芸芸大众更为富有,富有的有物质——我想这方面你所求无奢,富有的更有精神,而这精神的财富,却是无量的呢!你看,我在生活中,常常是要吃些小亏的,甚至大亏也吃过。唉,倒霉的大洲,你老实,你能干,可吃亏时总是你,可你不吃亏谁吃亏呢?你能忍心让别人吃亏吗?但另一方面,我却活得极好,这不仅在精神上,也在物质上。总之,老实人最终不吃亏。有时间可以更多的聊聊,所以我最想写的还是我自己,正如你一样。区别是你写了,虽然是曲笔。

        还要惊叹你对生活反映得真实而深刻。我下一个要写的札记就是一面镜子。好小说,应是生活的一面镜子,但现在的许多镜子,在里面看不到社会,看不到广大的人生,只能看到作家自己,甚至于连他自己也看不到。你的小说是某一人生世界的真实写照,不仅可以从中看到某些社会层面的众生相,而且就我来说,还能看到我自己呢。

        也悲观,也乐观,世界如此,也该如此来观察,来反映,所以我从你小说的最后看到的是希望,是乐观。

        生活就是活着,但活得有质量,很难,但唯其很难,才更美丽,为了那样的一份人生之美丽,所有的苦闷苦难又算得了什么呢?                               

                                                 祝好!

                                                         大洲

 

信四:

黎阳:

        其实我很长时间不写信了,只是读了你的书,才勾起许多回忆和思考,生发出许多感慨,又从未如此“亲密”地接触过当代的小说及作者,所以老夫聊发了一通少年狂,给你写了这许多信,并且还自我反省了一通。其实平时很少回首这一生,也很少反观自己,生活大多数情况下,是找不到自我,或者说找不到本我了。生活就是如此平庸,有时很想崇高地谈谈话,可是吾与谁归?如果自己不坚持心灵深处的那一方净土,那一块精神的神圣殿堂,就早已沦为饱享着现世幸福的凡夫俗子了。

        认真地活着,的确不易,其实从古至今概莫如此。不过社会在任何时候,都离不开那些坚持着社会良知,坚持真善美理念而孜孜追求着,并以此来实现生命价值的仁人志士。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那样的大悲壮胸怀,是人间的至美呢!我能想象出你现实中做人的种种难处,即使你在出版了小说并且在别人眼里过早地功成名就时,那种现实的烦恼不仅不会少,而且可能还会更多!但我想,只要坚持走自己的路,一切的付出或者所受的磨难,与所享受到的生命大喜悦、生命大境界相比,不过是沧海一粟罢了。更何况,生活中积极的光明的美好的一面还是很多,无论何时,都不要对世界对人生对生活失去信心。今天比昨天好,明天比今天好,社会的变化是个渐进的过程,通达乐观地看待人生,是非常重要的。其实你已经做得很多也很好了,没必要给自己额外地加许多不必要的重负。如果有时间我们能在QQ上痛苦地聊一聊,可能还要深透些。

        老婆都说我像个孩子。我兴趣很广泛,也是抓紧时间在好好活呢。你看,今天也作了许多事,看书,写东西,下象棋,整理花园,编发了一期网刊的点评版,还到朋友那聊了一上午,网上也没少聊,晚上本地一文友送来她的书稿让我审阅,我还想把你的书评写完,刚才又出去接上大学回来度周末的女儿……

        我今天将给你的书评第四节发在我的社区里,竟引起了网友的兴趣,有个山东的教师,竟然不知从哪儿找来了你的小说贴在了社区里。这下好了,你不用摘编给我了,我现在就做个图文并茂的你的长篇小说专辑,下周一发,等着看吧。

        哈哈,我们竟悬殊了二十岁呢,我这样说着做着,可能很可笑吧?不过我总没有年龄感,生活中,我比那些年轻人还要年轻呢!

                                            祝大好! 

                                                       大洲

                                                    

                                                    

大洲简介:

        徐景洲,笔名大洲,祖籍山东郯城,1956年10月6日生于江苏邳州。1975年高中毕业下放农村知青,文革后恢复高考第一年,考入徐州师范大学中文系,1982年2月毕业分配到江苏省淮阴中学任教,1985年8月调至邳州市教师进修学校任高师函授中文讲师,1992年2月调至邳州日报社,现任主任编辑,主持《生活特刊》。现为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江苏省明清小说研究学会会员、邳州市政协委员。

        1999年11月出版文学评论与随笔杂文集《无稽的诗话》(北京燕山出版社出版)。已在《人民日报》、《光明日报》、《工人日报》、《中国文化报》、《杂文报》、《周末》、《北京日报》、《中国电视报》、《新闻出版报》、《新华日报》、《扬子晚报》、《名作欣赏》、《文史知识》、《阅读与写作》、《写作》、《语文学习》、《中学语文》、《小学语文教师》、《广西文学》、《徐州教育学院报》、《网络文汇》、《语文函授》、《中国建材报》、《城市新报》、《服务导报》、《国际航空报》、《徐州日报》、《经济新闻报》、《书法报》、《彭城晚报》、《淮海文化报》、《邳州日报》等各级报刊发表文学评论、随笔、杂文、散文数百篇,并有十余篇被《文摘报》、《新民晚报》、《人民大学资料复印中心》、《高师中文信息》、《文摘旬刊》、《北京日报》、《教师博览》等报刊或转载,或引起争鸣,并参予主编了由中国矿大出版社出版的《初中古诗文新篇目评析》和中国广播电视出版社出版的《初中古诗文评注》等书。散文集《小城纪事》正在编辑中。

        1994年初识电脑,1998年8月上网,年底创办《乘兴走笔》个人文学主页,2000年3月创办《乘兴走笔》电子文学周刊,不久即被全国最大电子杂志发行网站希网评为最佳刊物在首页显要位置强力推荐,如今发行量将近四万份,电脑报发行的《上网》光盘将其刻录在网络社区专栏的电子杂志精选的首位,《网络文汇》月刊特设《乘兴走笔》专栏转载其作品,大量首发于电子杂志的作品被传统媒体转载。平民文学及篇末点评是其鲜明特色。网刊现已发行200多期。

 
栏目导航
关于黎阳 观点警句
新闻中心 作品大观
影音时空 传媒天下
文化长廊 本站历程
联系我们

黎阳信箱:liyang23@sina.com
助理信箱:740103688@qq.com
联系QQ: 740103688
联系电话:13808228497

微信公众号:liyangw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