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大观 诗词荟萃 | 散文集锦 | 小说天地 | 文艺探骊 | 随思杂想 | 书评专版 |
黎阳网站 -> 作品大观 -> 书评专版
为七十年代出生的人树碑作者:郝建国   发布时间:2011-02-09   阅读次数:103  【返回上一页

——浅谈长篇小说《何处是归程》的文学价值

 郝建国

       自上个世纪70年代开始,中国社会进入了急剧变革的时代:一大二公的分配制度结束,多元化的思想逐步被认可,全球优秀文化逐渐被国人接受,现代意义上的都市化进程已经开始……正因为成长在这样一个复杂的背景下,70年代出生的人也表现得形形色色。激情被贬为愤青、理想被小资取代,更有几个用下半身写作的人,给70年代出生的人涂上了说不清的阴影。而青年女作家黎阳的长篇小说《何处是归程》(中国工人出版社,北京,2002年7 月)的问世犹如清风扑面,主人公为理想而奋斗的决心和纯洁炽烈的感情给人深深地震撼。

 一、这是一部积极向上给人力量的小说

       《何处是归程》是一部反映70年代出生的文化人的心灵蜕变史。男主人公江正原是大学里才华横溢、充满凌云壮志的青年,因其在中国古代文化特别是古典文学上的特长而吸引了有着共同爱好的内慧外秀的秦梦。俩人击掌盟誓,誓为弘扬和传播优秀的中国文化这一远大理想共同奋斗,不离不弃。这对才子佳人真情相爱、患难与共六年后,江正原因为物欲的吸引抛弃了秦梦,拜倒在一个国有企业老总的俗不可耐的千金石榴裙下,后因俩人“道”不同婚姻破裂,江正原又想到了秦梦,他不知道去找秦梦的归程在何处。

       小说最感人的地方在于女主人公秦梦的德(不是女经里所谓的那种“德”)。古人云,女子无才便是德。而秦梦是一个才貌双全的女子,中文系男生对她的评价是“娇俏可喜,温柔可爱,万千风情,我见犹怜”。一般而言,有点姿色的女子大多会变庸俗。但秦梦对江正原的爱却是一种炽热的爱、纯洁的爱、利他的爱。江正原的家庭条件不好,秦梦就拿家里的钱为江正原的母亲看病;江正原的弟弟过生日,秦梦给他送的生日礼物是一台电脑;江正原因为家庭原因不能继续深造读研,秦梦就主动放弃了自己保送读研的机会,跟江正原一起去教书……在物欲横流的今天,秦梦的这种“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高尚的“德”让那些所谓的“物质女孩”自惭形秽,让我们每个读者都似乎要榨出皮袍下面藏着的小来。

       此外,女主人公秦梦对理想不屈不挠的追求表现出一种积极向上的力量。秦梦对黑人领袖马丁·路德·金的强烈推崇,显示出一种非常进步的价值观。在她倾情相爱六年,曾经发誓不离不弃的人因为追求物欲离她而去时,面对这一致命打击,她始终没有放弃为弘扬和传播优秀的中国文化而奋斗的崇高理想,依然要朝着那理想的方向去奔、朝着那光明的路上去走,向人类真、善、美的殿堂前进。即便是那个不争气的江正原,也并没有完全放弃对理想的追求。

       今天的文学评论似乎对主题的积极意义已不再是压倒一切的批判标准,这应该说是一种进步。我们反对神话英雄的艺术,反对高大全的文学形象,但绝不是说越是颓废就越有艺术。在文学史上凡是能流传下来的作品,总是有一种积极的东西在里边。《诗经》里“誓将去汝”的觉醒意识,《史记》里临强权而不屈之精神,《将进酒》的卓尔不群,《赤壁怀古》的滔滔气势、《三国演艺》的智慧与谋略,《平凡的世界》中脚踏实地的精神,无不体现了这一点。因此可以说,《何处是归程》是一部难得的积极向上给人力量的好作品。

 

二、小说在人物塑造方面颇见功夫

       任何好的小说都离不开成功地塑造人物。《何处是归程》对主人公江正原、秦梦的塑造各有特色:对江正原采用了现实主义的手法,而对秦梦的塑造则又增加了一些浪漫主义色彩,如秦梦得知江正原要和林菲结婚的那天,悲得杜鹃啼血:

       “她只觉她的喉咙上腥腥的,吐出来一看,全是血……恍惚中,她看到了江正原泪水涟涟地守在她的床前,握住她的手,向她认错、向她赔罪、向她忏悔,乞求她的原谅……”

       这段对秦梦的描写虽说明显能看出有借鉴《红楼梦》的地方,但作者运用得自然贴切,无丝毫斧凿痕迹,描绘了一种凄惨之美。

       除了对主人公的成功塑造外,还有两个人物需要特别强调:一个是林飞强,一个是郑生华。

       林飞强是一个国有企业老总的花花公子,此人骄奢淫逸、不学无术。林飞强搞了一张洋文凭,享受着留学人员回国创业的政府优惠政策,却讲一口“洋泾滨英语”。林飞强出场时,作者用他的一段话就把他刻画得入木三分:

       当他听杨松棋介绍自己是一个很有才华的文人时,他大不咧咧地笑了,露出他的令人发厌的银牙来:“我嘛,不能跟你这才子相比,文学书也没读多少,但是我对这个文人真还有那么点佩服。这个什么笑笑生写的《金瓶梅》,就是一本好书啊!那西门庆曾说:‘咱闻那佛祖西天,也止不过要黄金铺地,阴司十殿,也要些钿镪营求,咱只消散尽这家私,广为善事,就是强奸了嫦娥,和奸了织女,拐了许飞琼,盗了西王母的女儿,也不减我泼天富贵。’你瞧,这说的多好!”难为这林飞强,竟一字不漏地说出这几句半文半白的话来,居然还没有一个错别字。可见他对这个功夫下的之深,听得江正原直倒抽了一口冷气,再也不想跟这个什么亨爷交际交际、勾兑勾兑。      

       仅仅这么二、三百字,林飞强的形象已跃然纸上。

       此外,作者对郑生华的塑造也是很见功夫的。郑生华的出场不像林飞强那样直接,而是在江正原的同事冉老师那里埋下伏笔的。冉老师拿的那张颇像《红楼梦》里门子给贾雨村的那张护官符一样的学生名单:“郑生华,男,95级通讯班。父亲郑明,省公安厅副厅长……”。但是到此,读者并不知道郑生华是一个什么样的人。郑生华的正式出场是从江正原的视觉里出现的。当时他正在敲诈一名同学的钱,面对老师的制止,他不但不收敛,还吐出一句“嘿嘿,你是哪根葱,敢来管老子的闲事?”江正原发现他“穿着一身皮衣,浑身上下都吊着一些金属链,头发五颜六色,而且一根根的都粗粗地立起来,连耳朵边的几根都似乎想往上窜,活象一只火鸡”。接下来的一次交锋是郑生华在教室里对女生的猥亵和他对李清照《如梦令》的篡改。作者无论是对郑生华的出场、外貌、语言、行动的描写,都是十分讲究的。寥寥数笔,就把当今腐败分子的一个纨绔子弟刻画得栩栩如生。

 

三、小说对优秀文化的继承和吸收以及丰富的包容量堪称奇迹

       小说《何处是归程》出版后,一些网友明确把它和《红楼梦》相提并论,有人甚至直接把它比做是一部当代的《石头记》。凭心而论,25岁的黎阳现在还不可能写出当代的《红楼梦》,但是她的小说对包括《红楼梦》在内的中国古代优秀文化的继承和吸收却是超出了一般人。我说的这种“继承”和“吸收”绝不是那种简单的鹦鹉学舌或者依葫芦画瓢。令人难以置信的是黎阳的第一专业居然是管理学。

       除了《红楼梦》以外,作者对《诗经》、对屈原、陶潜、李白、李清照、关汉卿等无不烂熟于耳,对孔孟鸿儒、释迦牟尼均有涉及,用典、引用之多之恰当让人联想到了古代的苏东坡和现代的钱钟书。秦梦失恋后,作者引用了《诗经》里的“于嗟鸠兮,无食桑葚。于嗟女兮,无于士耽。士之耽兮,犹可说也;女之耽兮,不可说也”,流淌出了一种古香古色的凄楚悲凉。

       在小说第二章里,作者用了大量的篇幅阐述了江正原对中西文化的理解。“中国的文化是属于伦理型文化,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是建立在一种以血缘关系为基础的上下尊卑的伦理关系……西方文化形态是科学型文化,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由占有资产的多少来决定,是一种法律关系……民主政治使西方人崇尚个人的自由平等和个性发展,All men are created equal(人人生而平等),崇尚个人的财富、个人的爱情,崇尚个人冒险和个人奋斗……中国人可以从西方人那里学习不可缺少的讲究最高实际效率的品质,而西方人可以从中国人那里学习善于沉思的明智……西方当代文化危机迫使西方向东方寻求新的文化价值,东方的发展则需要在世界文化语境中获得新的生机。在全球化的时代,任何民族都不可能不接受外来文化的影响,多元化文化已成为当代文化研究的基本共识。”这些见地虽然不一定全是作者原创,但它至少也溶入了作者的见解,有着非常先进的认知价值。一个25岁的青年,一部仅有18万字的小说,能有如此大的包容量确实堪称奇迹。

       《何处是归程》中多次饱蘸激情地提到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黑人运动领袖马丁·路德·金博士的著名演讲词I have a dream,作者对英文以及西方文化的修养由此也可见端倪。文学评论界有一句没有争议的名言,说好的诗歌其“功夫在诗外”。黎阳的文学实践进一步印证了这一真理。

       今天,70年代出生的人写长篇已不足为奇,一些新写实主义肢解传统,所谓的美女作家流水帐式的小人物的饮食男女传记充斥文坛,更有个别所谓的不读书的作家,让70年代出生的人成了下半身写作、落魄、没文化的代名词。黎阳的创作给70年代出生的人树立了一座丰碑。

作者简介:

       郝建国,男,1971年生。大学毕业后先做水利事业单位干部、中国共产党党的机关工作者,1997年起专职从事新闻工作。几年来在全国二十多家媒体发表新闻报道520余篇,曾任《各界导报》总编助理,现为《当代女报》总编助理。著有《记者的眼》(天马图书有限公司,香港,2001年12月)

 
栏目导航
关于黎阳 观点警句
新闻中心 作品大观
影音时空 传媒天下
文化长廊 本站历程
联系我们

黎阳信箱:liyang23@sina.com
助理信箱:740103688@qq.com
联系QQ: 740103688
联系电话:13808228497

微信公众号:liyangw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