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大观 诗词荟萃 | 散文集锦 | 小说天地 | 文艺探骊 | 随思杂想 | 书评专版 |
黎阳网站 -> 作品大观 -> 随思杂想
逝去的诺言作者:黎阳   发布时间:2011-03-14   阅读次数:6590  【返回上一页

 

    

   

        阳光的我喜欢唱悲戚、悲伤、悲凉甚至是悲情的歌曲。《逝去的诺言》、《奈何》、《海上花》、《笑红尘》、《女人花》、《独角戏》、《爱你十分泪七分》、《梦醒了》、《浪人情歌》、《爱你一万年》、《太多》、《一千个伤心的理由》、《不要再来伤害我》、《一言难尽》、《把悲伤留给自己》等等,不用去想,闭上眼睛,这些我经常唱的歌曲就会浮现在我的脑海,挥之不去。也许美丽真的不需要结尾,悲剧自有其震撼人心的力量,我喜欢的歌曲十之八九都是悲音哀乐。

       这些歌曲意境深远,含不尽之意于词外。或缠绵悱恻、哀婉动人;或心酸凄苦,幽怨悲怆。一曲曲、一声声、如泣如诉、忧思难忘,打开了我的心门,打动了我的心扉,常让我在人群中也迷失了方向,情难自已,黯然神伤。而这种景象多数是在人声鼎沸,笑语喧哗之时。或许,这就是我的另一面,在人多时候最孤寂,连笑容也寂寞;或许,这唱出的就是繁华之后的苍凉,遗世而独立。很多朋友都难以置信,我竟能把伍伯的《浪人情歌》唱得那么好,完全是另一种味道。当然,是女声特有的味道,我演绎的“浪人情歌”。

       平时最大的兴趣就是唱歌。因为,只有在歌声中我才能放下羁绊,全情投入;只有在歌声中才能达到一种真我的状态。所有的情感在那一时得到渲泄,所有的心声在乐曲中得以倾诉。半梦半醒,似醉非醉之际,脱离了伪装,告别了做作,与歌声融为一体,更行更远。这种功效与男人以酒畅怀抒情或借酒解闷消愁应有异曲同工之妙。很有趣的是,经常在歌厅里,友人都喝酒喧闹,剩下我一个不会喝酒的人真的只有“对酒”当歌,人生几何?狂练歌技,终有所得。 

       也许我唱歌的投入还在于我对文字的痴迷。对于好的歌词,我如获至宝,念念不忘。不是唱时才记得,而是需要时都能背诵。因为懂得,所以慈悲。因为感同身受,所以刻骨铭心。引起我共鸣的歌曲,连同词作者,我一样都想探究,如同黄沾:沧海一声笑,滔滔两岸潮,浮沉随浪只记今朝;苍天笑,纷纷世上潮,谁负谁胜出天知晓。正因为如此,我才懂得什么是“心底的酸楚和脸上的笑容早就合而为一”;所以才说一曲《笑红尘》唱尽人间世情:红尘多可笑,痴情最无聊,目空一切也好;戏言”今天哭,明天笑,不求有人能明了,一身骄傲“,恰似我的写照。

       昨夜,整理剪辑自己的素材带,看到我在歌厅里声情并茂的演唱《逝去的诺言》,心中感慨万千。那种神情,那种投入,那种忘我,连自己现在看来都被深深打动。所以,我想把它和当时我的一些场景结合起来,制作一曲《逝去的诺言》。虽非视频编辑的专业人员,而且也不是在录音棚录制的歌曲,但我想它更加真实。正如写文,只要你是以情造文,即便是原生态的、粗糙的,也是可以感动人心的,因为它是真实的,是以情贯注的。

       一直想制作两个专辑:黎阳之都市印象和黎阳之山水情怀。而都市印象中现在最能表现我心境的歌曲当属奈何》、《酒醉的探戈》和《逝去的诺言》。

 

        相识是偶然/无奈爱心顷刻变/你在我又或是我在你/内心曾许下诺言;谁说有不散筵席/谁说生死不变/这份爱让这份爱被流水一一冲染 

       我不是一个多愁善感的人,却是一个多情而专情的人。此种年龄阶段、此种人生心境下,自然情感之类的东西要关注很多,不像年少时,壮志凌云,从不将儿女私情略萦心间。但现实是容不得太多率真率直的人,不允许抹上太多理想主义的色彩,亦或是人更加进化成熟,人心更加难以猜测了吧。记起我的一篇文章:“山盟海誓”在斜阳的照射下,更加温馨与浪漫。但又多么的不可信与不真实,绚烂缤纷的色彩使它越发显得虚无缥缈。

       是的,山盟海誓言犹在耳,但最后却只能曲终人散。将痛楚付与群山,将眼泪还与大海,将冷漠留与自己。其实“山盟海誓”来见证爱情,本身就很滑稽,本身就缺乏逻辑。这种盟约性质的誓言只能对着山,朝着海才能生效,一旦进入现实社会就变得那么脆弱无力。几个现实的不得已的美丽借口,就把挚情的种子扼杀在摇篮里。心里一阵又一阵的冰冷,一次又一次的伤悲,再难复苏激情。问谁能懂我情怀,问谁能解我情衷?满天的霞光与余晖,用即将逝去的五彩斑斓告知答案:没有。美丽的东西最后都会逝去。证明着那句颠扑不破的真理: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此刻共对亦无言/流露我心中凄怨/看着你我愁怀满脸/泪水有如洒在面前/我的心怎忍说离别/凝望你轻忽走远/已别去是已别去/让时光洗去悲怨       

       我一直相信一句话:时间和空间可以改变人很多,尤其是岁月的流逝。飞鸿踏雪泥,萍踪过处,不留点点影迹。任舌灿莲花,信誓旦旦,一遇现实,劳燕纷飞,又几人例外?心痛之余,只能让岁月治疗伤痛,只能让时光抚平伤痕。也许人生世事,冥冥中早已注定。

       以一首旧作《尽缥缈》结束我《逝去的诺言》。

       驱车至古园,不觉心动神摇。想昔日好时光,倍增无限寂寥。栏杆外,几多柔情;长廊内,情人吹箫。时回首,乐逍遥。波心荡,明眸如水,共看云霄。相识在夏夜,话别在今朝。算而今,芳踪难觅,水流花飘。楼头看落日,只闻新人笑。问故人何在,空余芭蕉。青青草地,隐隐远山,一任情思渺渺。新月映人影,明明昭昭。酒入愁肠,万感无处消。抬眼望:景,依旧好;人,憔悴了。

        抬眼望:景,依旧好;人,憔悴了。 

 

小记:

       适值感恩节,谨以此文献给感恩节吧!

       感恩节,以感恩的心情,献给曾经的爱与恨,过去的明与暗,往日的是与非,当初的对与错!

       一切都会逝去,一切都会归与尘土,经历蕴育财富,人性促使反思!欣然面对,与君共享!

——黎阳

 

 

 

 作于 2009年感恩节

 
栏目导航
关于黎阳 观点警句
新闻中心 作品大观
影音时空 传媒天下
文化长廊 本站历程
联系我们

黎阳信箱:liyang23@sina.com
助理信箱:740103688@qq.com
联系QQ: 740103688
联系电话:13808228497

微信公众号:liyangw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