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大观 诗词荟萃 | 散文集锦 | 小说天地 | 文艺探骊 | 随思杂想 | 书评专版 |
黎阳网站 -> 作品大观 -> 文艺探骊
人生自是有情痴----序《秋的怀念》作者:黎阳   发布时间:2011-03-17   阅读次数:31962  【返回上一页

      “人生自是有情痴,此恨不关风与月”。

       梁实秋,中国现代文学史上著名的学者文人,集作家、批评家、翻译家于一身,享誉海内外。

       韩菁清,湖北才女,四五十年代上海“百乐门”的歌星皇后,红极港台。

       也许是前世的宿命,也许是今生的缘分,甚或是一曲《秋的怀念》注定二人相识相恋,相伴相念。适入耄耋之年的梁实秋在台北偶遇小他二十八岁的歌星韩菁清,竟然开始了一段轰轰烈烈的忘年恋,最终得成正果,携手走入婚姻的殿堂,相濡以沫共同度过了十三个春秋。

人生自是有情痴——序《秋的怀念》

 

       在看这本《秋的怀念》之前,我对梁实秋还是颇为熟悉,他的文章也读过不少。但对梁韩之恋却知之甚少,或者说知道有这样一个故事,这样一段传奇,还有彼此的许多封情书,然而对那相知、相识、相恋、相伴的全过程却一无所知,只抱着一种欣赏"romatic"(浪漫的)情缘的态度来看待这白发红颜的倾城之恋。适逢世江兄散文集即将付梓出版,我发现里面竟有大部分都是写梁实秋与韩菁清的忘年之恋的。由于世江兄与梁实秋的夫人韩菁清相交甚笃,所以很多篇章都是对韩菁清本人生活的真实再现,以及梁韩恋中不少鲜为人知的情感历程,并且还有韩菁清赠给世江兄的珍贵照片(其中有些已是绝版)。读着《秋的怀念》,我心潮起伏。真挚的情感,炽热的爱火,浓烈的表白,既柔情缱绻,又荡气回肠。我似与书中人一起经历这悲欢离合,品味爱情的酸甜苦辣。情动处,方知为何“惟情之一字,可以维持世界;惟才之一字,可以粉饰乾坤”。再读韩菁清的诗文,我更为这位歌星的才华所打动。字里行间洋溢着青春的气息,真实的情愫,清新而秀丽,朦胧而迷离,感染着包括梁实秋在内的几代情痴。于是向世江兄建议,将有关梁韩的文章结集整理单独成书,再现二人的倾城之恋,以慰梁夫人韩菁清的在天之灵,了却她生前的夙愿,延续她对梁实秋的深情厚谊。此提议一出,立刻得到世江兄的赞同,因之也有了这本《秋的怀念》。

人生自是有情痴——序《秋的怀念》

 

     “曾因酒醉鞭名马,生怕情多累美人。”同写这首诗的文坛巨匠郁达夫一样,梁实秋口中也是害怕情多累美人的(梁实秋初遇韩菁清时,距发妻程季淑意外事故身亡不到半年。为怀念亡妻,写下感人至深的《槐园梦忆》,一时成为台湾炙手可热的畅销书)。但恰恰是这类“生怕情多累美人”的男儿,一旦感觉找到了真爱,非旦不怕累坏美人,而且爱得沉沉的、重重的,真是不把美人累得半死绝不罢休。在认识自己仰慕已久的梁实秋教授后,“曾经沧海难为水”的韩菁清劝梁教授“趁早了解我的为人”,劝梁实秋“悬崖勒马还来得及”(《 韩菁清致梁实秋》),并在她的梳妆台玻璃镜上写下“世间没有爱情”的话语,勉励自己趁早关掉爱河的闸门。但梁实秋却说:“不要说是悬崖,就是火山口,我们也只好拥抱着往下跳”(《 梁实秋致韩菁清》)。此等毅然决然,又岂是“生怕情多累美人”可以劝阻的?梁实秋与韩菁清可以说是一见如故,再见钟情。梁说:“凡是真正的纯洁的爱,绝大多数是一见倾心的……谁说‘爱情是盲目的’?一点也不盲目,爱是由眼睛看,然后窜入心窝,然后爱苗滋长,然后茁壮,以至于不可收拾。否则怎能有‘自投罗网’‘自讨苦吃’的情势发生?莎士比亚有一短歌,大意是说‘爱从哪里生长?从眼睛里……’我起先不大以为然,如今懂了”(《梁实秋致韩菁清》<1974年12月9日>)。

 

人生自是有情痴——序《秋的怀念》

 

     “情近于痴而始真”。真正的爱情在常人看来经常是处于痴迷状态,不可理喻的;真正的爱情也是人世间最崇高、最伟大、最牢固的感情,它坚于铜墙铁壁,什么力量也冲不破它。一位名作家曾说,“优秀的女性什么困难都不怕,就是怕遭遇真情”。在看到梁实秋近乎痴情的状态下,在读懂梁实秋的海样深情后,自言“不相信爱情神话”的韩菁清终于敞开心扉,二人沐浴在爱河的甜蜜与温暖中。“我任性、好胜、好强,是我的弱点,也是我的优点,我任性的爱上了你,我不会轻信别人的闲语,我得到了你整个的心和爱情,就是我好胜好强的表现,不是么?”(《韩菁清致梁实秋》)韩菁清全身心地投入了爱的河流,淌漾其间,饱饮着爱的甘露,沐浴着自己圣洁的灵魂。正如她所言,“那些情书都是用血和泪、用真感情记录下来的文字啊!”闻之,怎不为此而动容动情?真正的感情是越挫越勇的,真正的感情也大多凝结了血泪,具备了拿生命向爱神作赌注的勇气。梁实秋说:“我在想,爱情在这世界上大概是极珍贵极稀罕的东西,一般人大概从来没有亲身体验过什么叫做爱,所以有眼无珠,一旦遇见有人在爱,也不知道他是在爱。更有人把爱形容成为盲目的痴情,以为是‘情人眼里出西施’——以为情人是不可理喻的疯子。他们亵渎了爱,他们不懂爱的崇高境界。我以为人在爱中是最接近神的境界。”

 

人生自是有情痴——序《秋的怀念》

 

       从来好事多磨,梁韩二人爱得再真,再痴,但要结成连理,共同生活毕竟困难重重。年龄的差距,舆论的重压,友人的责难,种种的阻力,让两人备感痛苦的同时又备受相思的煎熬。韩菁清曾两度想打退堂鼓,让梁实秋将“爱”与“婚姻”分开。但“得成比目何辞死,只羡鸳鸯不羡仙”。在这场举世瞩目的忘年恋中,梁实秋的态度是那样的坚定:“你要我把爱与婚姻分开,再理智的考虑,还来得及。这话简直是晴天霹雳,清清,你怎么忍心对我说这样的话!?我正告你,我已决定和你结成连理,任何人任何事不能改变我的决心……爱,我们两个人凝结在一起就什么闲话也不怕了。我只要拥有你,所谓拥有,不仅是你的身和心,还有名义,我要你做我的妻,你将是我最宝贵的最称心如愿的小娇妻。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也许要付出代价——即是失去某一些人的同情……像我们两个这样的爱,世界上是少有的,我们应该庆幸,上天给我们相爱的机会,我们携手前进,不需逡循,不必反顾。你要我理智一些,我不是没有理智,在情浓的时候,我们是都有些迷迷糊糊,但是我时常冷静的思考。我思考下来,只有一件事使我有些犹豫,我年纪太大,怕不能陪伴你太久,那样我就对不起你。我不愿因为爱你反而害你。你现在是不是也想到了这一点,如果是的,请你告诉我,我将抑止住我一切的愿望,静静地听你的吩咐。如果不是,如果你不嫌我老,那么我们便没有任何可考虑的事——唯一该考虑的是订期结婚。别人的闲话,管他的!” 梁实秋心意若此,夫复何言?韩菁清彻底地痛下决心,不畏人言,要与心上人结为连理。最终于一九七五年五月九日,有情人终成眷属,梁韩携手走入婚姻的殿堂。至梁实秋逝世,两人风雨同舟,相依相伴共同度过了十三个春秋。

       人生自是有情痴,以前对这句话,我是颇有微辞的。及至因写文而沉迷于梁韩二人的倾城之恋后,我才觉得此话竟是真理,更是自己内心深处某种情感的真实写照。或者说,大多数人心中一种对情感的向往,对纯情挚情这种理想中美好感情的向往。只不过现实生活中这种情感发生的几率微乎其微。或者求而不可得,或者得而不珍惜。于是乎,寻寻觅觅,觅觅寻寻,但“茫茫人海中,终寻不到我灵魂之所伴侣”;或以为寻到,然而经不起风吹雨打,几个美丽的现实的不得已的借口,就使痴情的种子扼杀在摇篮里。历经所谓的情情爱爱之后,竟觉只有累累伤痕。更笑那所谓的情痴情种,但嘲弄别人的同时内心依然有一丝期盼和向往。不过真如梁韩这样以美丽结局的,世间能有几人?张爱玲或可称情痴,然“所遇非人”,于是为胡兰成几乎流尽了一生的泪,泯灭了一生的才华。反而胡郎厚颜无耻称“大抵因为爱玲,可以留传青史”。梁韩或许说两人是因名而累及私事,可他们知道否也正是因名而利及私事。正因为他们的名,他们的痴情也就值得讴歌,千古传颂,传为佳话。换做平常人也,不仅无法传颂,更被人权做了笑柄,一句不可理喻一带而过。所以说,凡事有利有弊。人生自是有情痴,但可遇而不可求。

 

人生自是有情痴——序《秋的怀念》

 

       说心里话,在梁韩恋中,我个人以为,对爱情而言,较梁实秋来说,韩菁清要伟大得多。她对梁实秋可谓一往情深,守寡逾八十个月。七年来独守寒舍,与寂寞为伍,同思恋相依,尽管梁实秋走了这么多年,她依旧沐浴在爱情的河床中,时时处于秋的怀念之中。且四处为梁实秋的遗作出版四处奔走,以慰先生之志愿。想当年梁实秋丧偶,悼亡文章《槐园梦忆》写得感人至深,博得我几行清泪,但发妻尸骨未寒,遇到菁清就神魂颠倒。当然,此乃气话,实为韩之情所感。其实,人与人之间的相遇,就有那么多时间与空间的误差,造成种种憾事,否则也不会有鸳鸯蝴蝶派的经典之作《恨不相逢未嫁时》。正如梁实秋在机场领悟到女作家琦君(即潘希真)似乎察觉出了他和韩菁清的秘密,回应其打油诗“总是人间多遗恨!相逢不在少年时”所写,“如果相逢少年时,岂不要弄得家破人亡?”韩自言,如果能找个“三合一”丈夫,集钱财、人才、学问于一体就好了。但世间之事,皆难以十全十美,总会有些遗憾。正如熊掌与鱼不可兼得。韩菁清选择梁实秋,可见她的价值取向。当初有人在评论韩菁清之所以爱上梁实秋时说,她是看上了梁教授的钱多。韩菁清对此不加任何反驳,只是冷冷地说了句,“我一周的收入就相当于教授一月的收入。”韩菁清是歌星影星,她一周的收入超过梁实秋一个月卖稿子的收入,她在香港还有产业。其寡居时还比梁实秋作鳏夫时年轻还有钱。在梁实秋的晚年生活中,韩菁清始终如一地关心、体贴着他,为他创造了一个极好的读书创作环境,不为外界干扰,潜心做自己喜欢做的事。尽管他们只在一起共同生活了十三年,但梁实秋却越活越年轻。无怪乎梁文茜(梁实秋的长女)在写给韩菁清的信中说:“妈妈(尽管梁文茜比韩菁清大四岁,但她仍亲切地称呼韩菁清为妈妈),谢谢你无微不至地关怀爸爸。爸爸变得好年轻哟。我感谢你!如果我的生母在天之灵知道你使爸爸的晚年如此美满,也一定会深深感谢你!”可见韩菁清之重情之意,聪慧过人赢得了包括梁实秋子女在内众人的广泛赞誉。若论对情的执着与坚定,韩菁清当称情痴。且是高境界的情痴——懂得运用女人的最高智慧——“善解人意”的聪敏情痴。

      人生自是有情痴,白发红颜两相知。清秋时节寄怀念,此爱绵绵无绝期。

 

黎阳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于京

 

 

 

人生自是有情痴——序《秋的怀念》

 

 

人生自是有情痴——序《秋的怀念》

 
栏目导航
关于黎阳 观点警句
新闻中心 作品大观
影音时空 传媒天下
文化长廊 本站历程
联系我们

黎阳信箱:liyang23@sina.com
助理信箱:740103688@qq.com
联系QQ: 740103688
联系电话:13808228497

微信公众号:liyangw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