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大观 诗词荟萃 | 散文集锦 | 小说天地 | 文艺探骊 | 随思杂想 | 书评专版 |
黎阳网站 -> 作品大观 -> 文艺探骊
一幅长天绿水、花光百里的风情画卷   作者:黎阳   发布时间:2011-03-17   阅读次数:4561  【返回上一页

一幅长天绿水、花光百里的风情画卷   

——别是一家的少君散文

文/ 黎阳

     说实话,同少君的《人生自白》等小说相比,我还是喜欢他的散文。那字里行间流溢着的情思,跳跃着的情怀,坦露出的真率;那潇洒行文中闪烁着的灵动,充盈着的飘逸,涌现出的热情总是令我怦然心动,情难自已;总是让我心驰神往,不知所止。恢宏的气势、博大的胸怀、开阔的境界、厚重的积淀、多变的思绪、细腻的情感、精致的结构、优美的语言,使得少君的散文既不同于行走文学、文化散文,又有别于随思杂感、笔记小品。它兼而有之,又超脱不群;它在其中,又出其上,形成了自身独特的风格,自成一派,别是一家。如果说少君的小说是“一幅‘清明上河图’般的浮雕面影”(陈瑞琳语),那么少君的散文则是一幅长天绿水、花光百里的风情画卷。
    少君的经历和阅历比常人都要丰富得多、复杂得多。他走遍了千山万水、万水千山,他的足迹所至横跨欧亚大陆,纵横五湖四海。全球的几大洲、几大洋上也许都有他的身影。他可以礼拜五下午在达拉斯打一场高尔夫球,而礼拜六早晨则坐在法国巴黎的大街上喝一杯维也纳咖啡。“读万卷书,行万里路”,“闭门造车非章法”、“作诗需得江山之助”,这些古语至言再一次在少君身上得到了应证,无一不在他的散文中淋漓尽致地体现了出来,构成了少君散文特有的恢宏气势、博大胸怀与开阔境界,为常人所难以企及。《德意志巡礼》、《再见!达拉斯》、《人间天堂——温哥华》、《聚焦意大利——从米兰到威尼斯》、《维也纳交响曲》、《网络哈佛》、《走近澳门》、《上海三六九》、《周庄洁茹》等,单从这些题目就可以知道少君游历的地方之多,涉及的地域面之广。每读少君的这些游记散文,在羡慕之余,不时还会有一丝“嫉妒”:如果我现在也能游历这些地方,那该多好!那会有多少不同的感悟,写下多少记忆的篇章。
 

       少君酷喜游历,自然交游甚广。他广交各路英雄豪杰,聚会八方绅士淑女。用汤本先生的话来说,“他在美国在欧洲的朋友很多,在大陆在台湾的朋友也很多。他饮酒聊天时,且是名人多于非名人;他喝茶谈心时,用台湾人的话,女生多过男生。”他的这些交游,时不时让我想起英国的罗素和昔日的徐志摩。罗素自不必说。想当年徐志摩也是拥有众多的国际友人:“印度老诗人泰戈尔与他最是忘年之交,还与英国哈代、赖斯基、威尔斯,法国罗曼·罗兰等等,都有交往。”(陈从周:《记徐志摩》)据陆小曼回忆,“我家是常常座上客满的:连外国朋友都跟他亲善,如英国的哈代、狄更生、迦耐脱。”自然,同他们一样,少君的这些交游历程就成为了他不竭的创作源泉,构成了他散文丰富的素材。于是,才有了他的哈佛纪行(《网络哈佛》),才有了他的“雪楼小集”(《人间天堂——温哥华》)。是真英雄自潇洒,是真名士自风流。英雄集结,名流聚会自是乐事、雅事。这些在少君的笔下都是如数家珍,娓娓道来,更充盈着浓浓的深情厚谊,与自然景观融为一体。凡斯种种,都赋予了少君散文博大的胸怀、开阔的境界。
    与以《人生自白》为代表的以理节情,冷静甚至是冷漠叙述方式的小说不同,少君的散文热情而奔放,潇洒而飘逸,字里行间都涌动着真挚与情愫。看了《人生自白》,倍感沉闷与压抑,因为那里面有太多的现代化大都市的喧嚣与浮躁,人生的多变与无奈,人性的裂变与人类的异化,后现代主义对物欲与本我的推崇,尽管作者只是客观而冷静地反映这一社会现实。但它带给人的总是一种虚无的感觉,不知人类的精神家园究竟在何方?而少君的散文给人的只有知识的丰富、精神的愉悦、情操的陶冶、审美的享受、情感的洗礼、灵魂的升华。如果说少君的小说是一幅阔大而随意的写实画,是原生态的略显粗糙的模具,那么少君的散文则是精雕细琢的纤秀的玲珑塔,而呈现出的则是长天绿水、花光百里的风情画。
    有人说少君是携着历史出游,的确如此。这个特点在少君的游记散文中表现得最为突出,因而使得他的散文在总体上具有一种厚重的文化积淀,一如读纯粹的文化散文;因而也使得他的散文走出了“小体会”、“小摆设”、“小哲理”等小家子气的审美规范的藩篱,树立起一座高大的文化主体的形象。具有渊博人文历史知识的少君总是在他的散文中不厌其烦地给你讲述他所到地方的历史演变、沿革过程,当地的风俗民情、人物掌故,旅途中的所见所闻、随思杂感等,巧妙地融知识、趣味、审美于一体。如同行色匆匆的少君本人,他文章中地域所及也是忽东、忽西、忽南、忽北,纵横捭阖,恣肆汪洋,抚古今于须臾,笼万物于形内。他向你深情地诉说那让他充满了幻想和企望,一个具有九百多年历史的中国江南水乡古镇——周庄;他让你领略波光粼粼、桥街相连的水巷,小船轻摇、绿影婆娑的小镇;他给你讲述“江南巨富”沈万三的传说,南社诗人柳亚子的“迷楼”(《周庄洁茹》)。“乱入红楼,低飞绿岸,画梁轻拂歌尘转。为谁归去为谁来?”一声古曲,别说他这位身临其境来自西方世界的海外游子,即使我,一如我,品读这精美文字的仍居国内的读者,也思绪蹁跹,陶然忘我。他告诉你中国近代史上中西交流的幅骤点,今天的国际化大都会上海的沧桑、辉煌与美丽:“本土与异域、封闭与开放之间的异质文化丰富了这城市的内涵,作为西潮冲击的第一线,上海在漫漫岁月中一直保有其鲜明的城市个性,多元文化色彩与自由风气,开创了中国历史上全盛的‘上海时代’,召唤一代又一代的冒险家于此发展。”(《上海三六九》)。他同你一起缘聚泉州:“泉州是一座精致的小城,处处洋溢着花的芬芳。各型各色的房屋古朴有致,有序地伫立在街的两侧,像聆听古老传说的孩童,用心感悟着这个世界。每户人家阳台上栽种的小花小草装点着这座美丽的城市,路旁的榕树在风中轻舞飞扬。好像整个世界的美丽都被他们拥有了。也许是因为在海边的缘故,泉州的风很大,呼呼作响,好像要把整个城市都吹到梦想的世界。风里夹着海风的气息,让人觉得无边无垠的大海就在身边。”同你到开元寺 、东西塔、清净寺,到石老君像、摩尼教古遗址、洛阳桥,讲晚明思想家、被誉为中国“伏尔泰”的李贽,讲他的《《高洁说》,讲他的《童心说》(《缘聚泉州》)。他领你去听让多少人神往的维也纳交响曲:“当夜幕降临时,歌剧院音乐厅内灯火辉煌,音乐爱好者从四面八方汇聚在这些高雅的艺术殿堂内,欣赏艺术家的精湛表演。施特劳斯、莫扎特等音乐大师的不朽作品早已超越了时空、国界,成为维也纳的保留节目,吸引着异国他乡的游客慕名而来。”与你一同沉醉那动人的乐章:“是小约翰施特劳斯的?还是舒伯特的?在第X杯酒下肚后,头重脚轻的我突然听出整晚在饭店里回响的竟是那个曾为中国古代大诗人李白的诗谱过曲的大音乐家——马勒的交响曲《大地之歌》的最后的乐章——《告别》……”(《维也纳交响曲》)。他让你聚集意大利,从位于阿尔卑斯山南麓的米兰到水上城市威尼斯(《聚焦意大利——从米兰到威尼斯》;他与你巡礼德意志,从法兰克福到慕尼黑到柏林(《德意志巡礼》);他令你从江南苏杭来到了另一个人间天堂——“枫叶之国”加拿大的温哥华(《人间天堂——温哥华》)。

    总之,他让你从东到西,从一个国度到另一个国度,从一种文明跨越到另一种文明,从一个千年跨越到另一个千年;让你“浩浩乎如凭虚御风,而不知其所止”,又似“飘飘乎如遗世独立,羽化而登仙”;让你身在浊世,而神游八极,逍遥在长天绿水、花光百里的风情画卷中。这画卷,就是人类文明的画卷;这画卷,就是人类审美的画卷。而少君就在这画卷中表达着自己对历史的洞察、对现实的忧患、对未来的执着、对人生的定力以及对整个人类文化的感悟。与余秋雨苦心孤诣的梳理和显扬的文化苦旅不同,少君的文化旅行是超然的旅行,是潇脱的旅行,充满了昂扬的生机与活力,显示出的是强者的姿态、胜者的威仪。这与他多年来受西方文明的熏陶有关,与他游刃有余于海内外主流社会的成功地位有关,更与他在为人处世上有强烈的积极入世的人生价值观密不可分。“回首人生的旅程,你活得最苦最累的时候,你得到也就最多。独自踯躅在冰冷的寒夜,夜风吹拂脸庞时会告诉你苦难是人生的美丽;徘徊在夜灯仍明的街头,最后隐去的星星会告诉你黑暗是黎明前的美丽。为何要举杯消愁,让哀愁扼住快乐的通道,而不“会须一饮三百杯” 地畅快淋漓呢?为何要抽刀断水,面对不竭的江水发出无奈的嗟叹,而不体尝一下“散发弄扁舟”的快意与潇洒呢? ”(《凤凰城闲话》)每读此文,总会为之震撼。是的,人的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光并不是所谓功成名就、无限风光的那一天,而是从悲叹与绝望中迸发出激情,产生对人生的挑战和对未来辉煌期盼的那些日子。人的一生中最美妙的时刻也莫过于那漂泊流浪途中的画虹听雨,那追寻梦想的山间路上的苦思冥想。惟其如此,我们才没有被莫名的无益的重负困僵于死堡,才会勇敢地跋涉自然和灵魂的重重荒原。

    二十世纪初的中国文学史告诉我们,要想成为世界级的文化巨人,他必须站在东西文化的交汇点上,广泛地吸收古今中外文化创造的一切优秀成果,进行创造性的、历史的综合与变革,不断地吐故纳新。作为赴美新移民作家的代表少君,深受西方文明的熏陶。同他的许多同龄人一样,他们在文化价值观的取舍上,不约而同地倾向了西方社会、西方文化。然而在追寻自身真正的精神家园,在真正想得到灵魂的慰藉和休憩的时候,母国文化、传统文化就是最好的琼汁玉露,如影相随,相生相伴。少君的思想彻底而解放,胸襟开阔而闳放。他具有多样的才能、丰富的气质、渊博的学识。他对中国古典文学的吸收和承传时时令我感到惊讶。他的散文结构精致,语言优美,谴词造句中多处透露出古典文学的神韵,让人如品佳酿,如饮醇浆。在《周庄洁茹》中,他写道:“周庄还保存了14座各具特色的古桥,全镇以河成街,桥街相连,依河筑屋,深宅大院,重脊高檐,河埠廊坊,过街骑楼,穿竹石栏,临河水阁,古色古香,水镇一体,呈现出一派古朴、明洁的幽静,是大陆江南典型的“小桥、流水、人家”的水乡泽国。波光粼粼的水巷,小船轻摇,绿影婆娑,返朴归真的小镇风情,会令游人情不自禁地想起元代名句:吴树依依吴水流,吴中舟辑好夷游。”着墨不多,却将江南水乡古镇的迷人风光尽收眼底,实可谓“深衷浅貌,短语情长”。又如:“当我就要离开周庄的时刻,隐隐约约的有一种被离愁别绪侵扰的黯然。人生中有过离家归家的经历,就不难感觉到这种黯然。虽然这是我第一次来周庄,但感觉中她如同我的精神家园,将缕缕情愫渗透入我的心。当我融入过她的润泽灵动,无论我距离她千山万水,思绪总会时时被牵引。即使醒时,哪怕梦中。周庄应该是冬季的时候去,古老的水乡在瑞雪中才是最美…… 周庄应该是雨天的时候去,青青的石板上没有雨巷的惆怅……周庄应该是清晨的时候去,早起的乡人是这古镇的生气……周庄应该是黄昏的时候去,听着归舟落岸便可静静地睡去……”此种美文,读之怎不令人怦然心动,情难自已。只觉自己的心儿、自己的思绪也飘飞到那遥远的古镇,在那里寻梦,在那里静静地睡去……当我读到“应该说寂寞是一种美,是一种只能静静欣赏的美。喧嚣的闹市,红尘滚滚,偶一回眸,见一人俏立树下,对身旁的热闹毫不在意,视若无睹,这是寂寞;乡间小路,牧童晚归,泥衣古柳,短笛横吹,这也是寂寞;万籁俱寂,寒江钓雪,一人一笠,万念皆空,是寂寞。寂寞是一种心境,是一种情境,‘寒夜客来茶当酒’,‘绿蚁新焙酒,红泥小火炉,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凤凰城闲话》)时,那种喜悦,那种快意,一如读明清的小品散文,一如读清人张潮的《幽梦影》。
    在少君的所有散文中,我最喜欢的就是他的《 凤凰城闲话》。记得在上海见少君时,与他谈及文学,我的第一句话就是:“您的《 凤凰城闲话》深得我心。” 在这篇文章中,少君写到:“中国几千年来的传统文化是外示儒术,内用老庄的儒用道体,特别是表现在中国的文化人无论在生活上、思想上,他们的潜意识中自然或不自然的接受并体现着这种思想。几千年来读书人的最高追求就是十年寒窗苦读,一朝经济天下,青史留名,然后退隐山林(也就笑傲江湖?)。所谓“功成,名遂,身退,天之道也。”这种浪漫的理想延续着中国传统文化人几千年的梦。这条路被极富艺术情调的中国传统文化用诗词歌赋、琴棋书画深入地植根于读书人的人生观中。纵观中国历史,无不是建功立业伴着风花雪月,出将入相跟随清泉林影,读书人用儒家入世,用道家出世。这种救世治平的思想始终左右着无数读书人的命运。我虽然在美国学习生活了多年,但骨子里却是浸满了这种中国传统思想的遗汁,多年的梦想就是寻找一个归宿,一种境界,一杯淡淡的咖啡,一段悠扬的音乐,一缕惬意的凉风,一句温馨的话语。和朋友们端几杯清茶,一把零食,躺坐在草地上,在火红的晚霞沐浴下,漫无边际的闲聊,直到月光如水,凉意袭人。”这些话语,真是直抵人内心深处。工业文明的发达,人与自然的分离,欲望的升腾,尘世的喧嚣,让人活得倍感负累,心为形役。想想自己每天在红尘中忙忙碌碌,为的是什么呢?无非还是想给自己营造一个这样的环境,寻找一个这样的归宿。内心深处所追求的还是放下俗务,一洗胸襟的感觉。甚或期盼五柳先生的“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诗化人生境界。这也正是受中国传统文化影响至深的文人雅士所追寻的人生境界。想到这,目光所及正是自己的长篇小说《何处是归程》,油然滋生一感:何处才是人类精神家园的归程?人类什么时候才能追寻到自身应有的真正健全?
    少君在他的《 凤凰城闲话》中用优美的语言向我们描述了他优哉游哉、从容不迫的退休生活:“晴窗随笔,满架清风满架花。坐在二楼的书房里,听细风微雨在头顶褐红的石瓦上蹑足,猫一样脚步轻悄,声响似有似无,我不禁屏声静气竖起听觉灵敏的双耳,继而站起,走到窗前向外凝视。房前的草坪绿嫩如毯,与高耸的南山交相晖映,一条弯弯的小路曲曲而上,天地盘旋。房后碧水荡漾的游泳池,和高尔夫球场绿色波浪般的果岭镶成一体,在一圈高大的棕榈树和仙人掌等热带植物的环绕下,五光十色……行走在满架深绿浅绿的各种心脏形瓜茎叶儿、白色黄色的各种花朵儿、扁圆长条的各种瓜果实儿之下,也足以使人从头至脚有“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平和心境了。而这种蒲扇轻摇、清风绕怀的悠然的静谧,在我过去的几十年里,在急功近利的繁华世界里,寻找了好久好久。”读之,怎不令人神往。对于生活在燥动与匆忙的现代节奏中的人们,对于倍觉生命之重不堪承受的人们,少君的散文无疑缓解了大家过于紧张和干枯的神经,消散了大家内心深处些许的焦灼与空虚。它以它自身特有的内涵积淀、精神承载和审美风度,构建了华文文学领域一道亮丽的风景,呈现了一幅斑斓的画卷。
    在少君一些感物怀人的散文中,最让人深受感染、难以忘怀的是那涌动着的真挚情愫。的确,散文乃性灵之作,贵在“真”,贵在“情”。感人心者,莫先乎情。只有用真心、真情去写,才可能打动人,才会有“惊天地、泣鬼神”之说。在少君的笔下,无论是亲情、友情还是爱情等,都让人意动神摇、感喟不已。《圣皓,走好……》、《爱在他乡的季节》、《因为爱你》等,读来荡气回肠,感人至深。有时,我真的很难想象在少君的身上、在他的内心会有如此细腻的感情,一如多情的少女。
    读少君的散文,我再一次体会到了什么是“惟情之一字,维持世界;才之一字,粉饰乾坤。”
    少君的散文就是这样,以其自身恢宏的气势、博大的胸怀、开阔的境界、厚重的积淀、多变的思绪、细腻的情感、精致的结构、优美的语言,独树一帜,别是一家。继其如一幅“清明上河图”般浮雕面影的小说之后,为我们呈现了一幅长天绿水、花光百里的风情画卷。

 
栏目导航
关于黎阳 观点警句
新闻中心 作品大观
影音时空 传媒天下
文化长廊 本站历程
联系我们

黎阳信箱:liyang23@sina.com
助理信箱:740103688@qq.com
联系QQ: 740103688
联系电话:13808228497

微信公众号:liyangw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