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大观 诗词荟萃 | 散文集锦 | 小说天地 | 文艺探骊 | 随思杂想 | 书评专版 |
黎阳网站 -> 作品大观 -> 散文集锦
神秘莫测喀纳斯作者:黎阳   发布时间:2012-08-08   阅读次数:13693  【返回上一页

 

        喀纳斯,人类美的故乡。接近它,就接近了万乐之源,就接近了极乐。

       喀纳斯地处亚欧大陆板块中心,位于新疆北部阿尔泰山中段的深山密林中,北与哈萨克斯坦、俄罗斯接壤,东与蒙古国毗邻,以其原始风貌的自然生态和人文景观著称于世。神秘莫测的湖怪、奇特费解的枯木长堤、暗藏水下的湖底森林,波澜壮阔的云海佛光使得被誉为“东方瑞士”、“人类最后净土”的喀纳斯成为了“神的后花园”。

       不到新疆不知中国之幅员辽阔;不到喀纳斯无法体会祖国之壮美山河。阿尔泰汇聚着金山银水,而喀纳斯就是这片神奇土地上风情万种的女主人。塞外风光与江南秀色合而为一,西域风情与中原风土和谐共存。

   喀纳斯的绝美风情  

       车入喀纳斯,一幅绝美的画卷就慢慢舒展开来,让人意动神摇,情难自已。无垠的草原,茂密的森林,巍峨的高山,宁静的湖泊,圣洁的冰川,奔涌的河流……如诗如画,似梦似幻。我惊异,惊异于这神奇的土地;我错愕,错愕于这变幻的美丽。沉睡了亿万年的喀纳斯刚刚被唤醒,半梦半醒之际,恍惚而迷离,孤寂而高贵,遗世而独立。瑞士的阿尔卑斯山与之相形见绌,奥地利的克拉根福为之黯然失色。一切语言,在喀纳斯面前都是那么无力;所有画面,与喀纳斯相比都显这般苍白。 

                      蓝天白云青山碧草花期如梦  

       喀纳斯的美瞬息万变,喀纳斯的美神秘莫测。

       清晨,立于观鱼台上,俯瞰整个喀纳斯湖。湖水碧绿如翠,温润如玉。它是那样的清澈透明,纤尘不染,宛如明镜。葱茏的青山,葱郁的森林,绚烂的山花,芬芳的草地与纯净的蓝天,舒卷的白云一起倒影在湖水中,浑然一体,不分彼此。这是怎样的画境,人早已融入其中,却又物我两忘;这是怎样的诱惑,已观湖形,却想置身湖中,将它紧紧拥抱,牢牢拥有。它天使般的魅影我无法抵挡,它温存的风情我无法抗拒。贪婪地吸纳天地之精华,清新而纯净的空气,闪亮而润泽的露水,这世间平凡而又珍稀的事物,我早已久违。

  喀纳斯湖的绝色容颜  

       草木芬芳,林花飘香,所谓伊人,在水中央。花期如梦,碧水流香。草原上的绿草,传达生命的韵语,体味青春的真谛;山岭间的清流,流淌夏日的激情,展示浪漫的风情。我已然沉醉,不知是在童话中还是在幻梦里,天上人间。

       瞬息间,晨雾缭绕,喀纳斯湖羞涩地蒙上她美丽的面纱。流水飞花情悠长,云烟深处水茫茫。雾岚伴着晨风,流云飘渺山间。云吸吸若来,吹吹若去。自由自在,任意东西;聚散离合,无拘无束。长达25公里的喀纳斯湖上,轻烟袅袅,浮云阵阵,如临仙境,如入太虚。最是那清丽的容颜,让人意醉神迷;最是那绰约的风姿,让人魂牵梦萦。

   瞬息万变的喀纳斯湖  

       刹那间,山风吹来,寒意袭人。几片浮云掠过,随之雨滴飘洒。一点点,一滴滴飘洒到我的头上,落入我的发梢。喀纳斯的美是瞬息万变的。在这里,风、云、雨、雪、雾随时都会不请自来,共同参与改变喀呐斯的美丽。喀纳斯湖就像一个华美宽阔的舞台,不时变换着灯光、色彩、场景。在光与影的交错中,在时与空的变幻里,迅速从一种风姿转化为另一种情态,从一种美丽转变为另一种美丽,从一个千年跨越到另一个千年,从一种文明交替到另一种文明。多情的百变神湖历经了无数的风云变幻,依然纯清若此,性情不变,本质不改,成为了喀纳斯这方人间净土的精华所在。“谁知西域逢佳景,始信东君不世情。圆沼方池三百所,澄澄春水一池平。”

   神秘莫测的喀纳斯湖  

       喀纳斯的美是神秘莫测的,正如它的名字本身。喀纳斯是蒙古语,本意即为“美丽富饶、神秘莫测”。它是西伯利亚泰加林在中国惟一的延伸带;是中国惟一古北界欧洲——西伯利亚动植物分布区;是中国惟一的北冰洋水系——额尔齐斯河最大支流布尔津河的发源地;是蒙古族图瓦人惟一的聚居地;更是人类农耕文明之前游牧文化的活博物馆。喀纳斯以其“东方瑞士”的秀美景色著称,更因喀纳斯“湖怪”而名扬天下。

       喀纳斯湖是喀纳斯的魂魄。寒冷刺骨的湖水下,状如幽灵的巨大身影时隐时现,搅动了人类宁静的生活。它究竟是史前巨兽遗留的后代?是某种掠食性极强的巨型鱼类?还是佑护湖边生命的“神灵”?抑或是人们潜意识中美丽的幻影?

       喀纳斯湖一带流传着各式各样有关“湖怪”的传说。一位牧民在喀纳斯湖边放牧,在正午阳光正好之时打了个盹,等牧人从睡梦中醒来时,发现他放牧的十几匹马都不见了,湖边的水被染成一片血红色,岸边还遗留着杂乱的马蹄印。

        在喀纳斯湖边住着一个由一千多土著居民组成的图瓦人部落。他们长期与世隔绝,保存着非常独特的生活习惯。他们说自己是成吉思汗的后代,是英雄在西征途中,把他们留在这里的。关于喀纳斯“湖怪”,图瓦人的传说是这样的。相传,成吉思汗西征时从喀纳斯经过,瞬间即为喀纳斯湖的美丽所倾倒。虽然,宁静的湖水未能阻挡住他西征的步伐,但他却说,希望死后能长眠于此。因此,在他驾崩后,遗体就埋藏在了阿尔泰的深山密林中。再后来,喀纳斯湖里就有了“湖怪”。图瓦人认为自己是成吉思汗的后代,“湖怪”则是他们的保护神。成吉思汗死后究竟被葬在哪里,一直是一个困绕世人的迷团,神秘莫测的喀纳斯就成为这个迷底的又一选择。

       千年后,湖怪却不再是传说。人们亲眼目睹到了巨大的红色身影在湖中快速游移,身长达十五六米,所到之处,掀起了一米之高,二十米之长的浪花,并拍下了照片与视频。几十年来,湖怪时不时出没下,每次出现都会引起轩然大波,引起世界的震惊。这究竟是什么样的生物?是史前巨兽还是巨型鱼类?不得而知。经过科学考察,专家们倾向认为是一种鱼,哲罗鲑。如果真是哲罗鲑且长度真达到十多二十米,那么,按照生长的体重和体长的关系来推断,十五米长的鱼就有三十二吨,这完全可以与海洋的鲸鱼媲美。重要的是,做为一个生命体最基本的特征都要有新陈代谢,无论是大是小。如果喀纳斯的哲罗鲑能够变异达到十米以上,那它们吃什么?且正常情况下,哲罗鲑必须要洄游到湖水上游的浅水中才能繁殖,而喀纳斯上游的河水都是急流浅滩,那些十米以上的大鱼是无论如何也难以通过的。这些哲罗鲑又是如何繁殖的呢?这一切都是未解的迷团,这一切都是那么的莫测高深,更凸显出喀纳斯的神秘奇特。

       神奇的不明生物在湖中悄然游动,划开了道道波纹,也划出了道道遐思。天地有灵,万物有灵,是何方之灵物启迪何人之灵思?是机缘还是巧合?喀纳斯“湖怪”至少五至十年才会有一次动静,而它最后一次出没的记录居然会是在2012年7月29日下午的16时45分左右,而那时我凑巧正在喀纳斯,沿着湖坐着车飞驰在山间路上,奔向喀纳斯机场,天正下着大雨。

   浪漫迷人的月亮湾  

    神的故事,神的传说。一个传说就是浪花一朵,一个故事就是史书一册。青山如织,碧水如带,一弯新月镶嵌在山岭之中,蜿蜒于峡谷之间,形成一个反“S”状的河湾,这就是喀纳斯的经典影像——闻名遐迩、浪漫迷人的月亮湾。细雨迷离,烟雾蒙蒙,峰峦叠嶂,林木参天。散落水湾的岛屿,自成一体,别是一家,形虽断而意相连,共对夏云暑雨,冬月祁寒;岛中草木茂美而情丝绵绵,虽各在一方,但影相随神相通,同观春风春鸟,秋月秋蝉。两块绿滩酷似脚印,这是当年成吉思汗在追击敌人时健步如风留下的脚印。“惜秦皇汉武,略输文采;唐宗宋祖,稍逊风骚。一代天骄,成吉思汗,只识弯弓射大雕。”可惜一代天骄成吉思汗,雄才伟略,建功立业,却短于文字,拙于表达,否则喀纳斯留下的将不仅是他的脚印,更有传世的篇章。

  卧龙湾形如蛟龙盘卧  

  

   河中戏水笑靥如花  

       在幽深旷远的峡谷中,我沿着河边的栈道,循着漂流的路径,向喀纳斯湖走去。喀纳斯的河水时而温柔平和,时而湍急奔涌。急流险滩处,乱石横陈,浪花飞溅。那从冰川雪山消融而来的河水清澈莹泽,但寒意袭人。虽是盛夏,河水依然寒冷而刺骨,凉彻背心。在河中戏水,看似欢快,可对人来说无疑是巨大的挑战,需要莫大的勇气。灵性的河水在山间奔腾跳跃,倚着青山,绕着绿树,枕着草原,伴着花香。水行之处,清亮而明快。这是自然的音符,这是山水的音韵,这是峡谷中回响的辉煌乐曲,这是生命激情奏出的磅礴篇章。那眼角眉梢都流溢出的情思,撩人心动,催人迷恋。忘却愁情烦事,放下红尘羁绊,让心底的柔情千洄百转,百转千洄。只愿与心上人携手驻足,停留于此,共享良辰美景,如同喀纳斯的山水,长相依伴,长相厮守。

       喀纳斯的山水是大地上最为情深意切的自然景观。它们彼此守望在漫长悠久的岁月里,历经皑皑白雪,叠叠冰霜,却不离不弃,厮守终身。亿万年的时光,亿万年的沧桑,亿万年的浓情,亿万年的爱恋,震撼心灵,纯净思想。

       喀纳斯的山水是人世间最为天然真实的自然画卷。它们不经雕琢地相互依存在广袤无垠的空间,一起营造出欣欣向荣的胜景,没有修整,无需粉饰,长相依恋,世代相伴,涤荡心胸,净化灵魂。

       天堂很远,喀纳斯很近。

 

灵性的河水奔腾跳跃

  

粉巾飘飞回归自然

 

作于2012年8月

Mon Chéri

Mon Chéri

 

 

 

 

 

 

 
栏目导航
关于黎阳 观点警句
新闻中心 作品大观
影音时空 传媒天下
文化长廊 本站历程
联系我们

黎阳信箱:liyang23@sina.com
助理信箱:740103688@qq.com
联系QQ: 740103688
联系电话:13808228497

微信公众号:liyangw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