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大观 诗词荟萃 | 散文集锦 | 小说天地 | 文艺探骊 | 随思杂想 | 书评专版 |
黎阳网站 -> 作品大观 -> 随思杂想
金大侠,生日快乐!作者:黎阳   发布时间:2014-03-10   阅读次数:482  【返回上一页

    

                   

     

        金大侠,生日快乐!
        3月10日,朋友圈刷屏的金庸老先生生日快乐!翻出了这青涩的旧照,时光在倒流,许多往事重上心头…… 

 

 

            

    女儿意    英雄痴    吐尽恩义情深几许

    塞外约    枕畔诗    心中也留多少醉

    磊落志    天地心    倾出挚诚不会悔

    献尽爱    竟是哀     风中化成唏嘘句

 

                                     ——《两忘烟水里》

 

 

 

 2004-09-27 黎阳参加“人文四川·名家论坛” 摄影:雷康

2004-09-27 黎阳参加“人文四川·名家论坛”后,同金庸、马识途等合影 摄

 

      自小就喜欢读武侠小说,在少女时代,闲暇之余,我读得最多的消遣书籍不是琼瑶、岑凯伦等的言情小说,而是金庸、梁羽生、古龙、温瑞安等人的武侠小说。正如2004年9月金庸来川,我在“人文四川·名家论坛”上同金大侠所说的那样,多年来痴情于他的武侠小说。散发着中国传统文化馨香的金庸小说,伴随着我的成长。虽然我们创作的方向大相径庭,但金大侠的小说对我创作的影响不容忽视。正如当年“有井水处皆有柳词”一样,如今“有华人处皆有金庸之小说”。金庸小说给作家最大的启示就是“如何使自己的作品更加接近民众,雅俗共赏”。

 

 


 

       我观金庸与古龙,如诗中之李杜。金庸气象沉雄,莽莽苍苍,似黄钟大吕,万千气象;古龙则剔脱空灵,飘逸洒脱,如天外陨石,不知所踪。在金庸的作品中,我们看到的是真实的历史年代、真实的历史环境、真实的历史人物、真实的历史事件,波澜壮阔、迭荡起伏。为悼“靖康耻”,为抒“臣子恨”,故而郭啸天之子取名“郭靖”,杨铁心之子名为“杨康”。郭靖与铁木真之子拖雷结义,杨过飞石击中大汉蒙哥,红花会总舵主陈家洛与乾隆皇帝是亲兄弟等等金庸作品中的故事情节都是真实的历史年代、环境等。在古龙的作品中,我们则看到的是虚幻的时间、虚幻的环境、虚构的人物、虚构的事件,既无繁复的历史背景,也无实在的地域依托,仿佛是人生孤岛上的历史王国。无论是李寻欢、楚留香、陆小凤还是花满楼等都是如陨石般破空飞来,既不知其出生来历,也不知其师承何派,总之他们的武功出奇的高,‘小李飞刀,例不虚发’,似乎是与生俱来。金庸喜欢将作品中的主人公放到轰轰烈烈的大环境中去冶炼,无论是郭靖、杨过、张无忌还是乔峰,他们都是从激烈的故事冲突中自然凸现出来,最终被严酷的生活锤炼得炉火纯青,成为标准的符合儒家用世原则的大侠,那就是:为国为民,侠之大者。每次我看《射雕英雄传》、《天龙八部》时,我都会为郭靖、乔峰的‘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的积极人生态度所打动;为他们的‘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富贵不能淫’的大侠风范所折服,更为他们的‘要将三军尽扫、单于折箭’的亘云豪气所倾倒。正是他们这种孜孜不倦、积极进取的精神与‘天地浩然之气’相互交融,完成了中国古代知识分子人格理想的塑造。在金庸的小说中,我们看到的大都是这样的情节:首先是蒙昧少年,愚钝过人或聪明绝顶到经历奇险、集大成、终获绝艺到非暴力主义的新约式复仇、宽恕到武功与人格精神的不断强化和完善再到笑傲江湖、快意恩仇,最后到壮烈牺牲或归于陶潜式的隐逸,典型的儒家的行事原则,儒家人生观的再现。在他们的身上,我们看到的是豪情、是壮志、是为了民族大义死又何难、死而无憾的英雄主义精神。这正是中国几千年来传统文人的人文理想、审美趣味的契合。这就是千古文人侠客梦!而古龙笔下的人物,更多了一些魏晋人物的旷达风流,从不为礼法、君臣之道所拘。他们轻生死、重然诺,他们有所为、有所不为,该干的事,哪怕壮志未酬,身蹈虎口也在所不惜。同时,他们又超脱、豁达、乐观而豪迈。在古龙的笔下,故事情节则是由横空出世、尘世的伤心人、浪子、孤儿、杀手到参禅式的学艺过程到插入人间是非、秘密社会的决战,以及在这后面隐藏的人性搏斗,最后到胜利、长留世间的英雄偶像。主人公行侠的过程,与其说是对江湖秘密组织、小人与枭雄的斗争,不如说是对自身人性弱点的克服,战胜对手的同时也战胜了自己。古龙笔下的人物同忠君爱国的郭靖类型相去甚远,他们永远只对永恒的人性、正义与光明尽瘁。人物已从情节的外壳中挣脱出来,心灵已从伦理的外壳中挣脱出来,留下的已是超越狭隘感情的自我觉醒的光辉。唯其如此,我们从中看到的是现实的人的灵魂,真实的人的性格,真实的人的痛苦和感受。所以说金庸的作品看似真实,实则虚幻;古龙的作品看似虚幻,实则真实。当然这与他们各自的人生经历、创作观有很大的关系。

 

 

 

 

 

      记得年少时,我看《红楼梦》中林妹妹香消玉殒时没有哭,但看《天龙八部》中青石桥畔,雷雨交加,乔峰一掌打死心爱的阿朱,痛不欲生时我却大哭不已,悲恸万分。那一句“萧某得有今日,别说要我重当丐帮帮主,就是叫我做大宋皇帝,我也不干”,让我如获至宝,感念不已。大学时,我甚至曾幻想如果有一天我能找到象乔峰一样的人,我就算被他一掌打死,也心甘情愿。痴情若此,夫复何言!当然,今天我知道那是不可能的。这种挚情无非是人们向往,却又不可能达到才会通过文学作品来表现。就正如金大侠后来自己当众说:“男人嘛,都是喜欢漂亮女人的,我也不例外。纯粹的专一,是不太可能也不现实的”。可惜我却被乔峰这一神话足足骗了十多年。其实想想也不能怪金大侠。自己也进行文学创作,应当深知其理。正因为世间得不到这种纯情、挚情才在作品中不断地讴歌,要是能得到,也就不用浓墨重彩地去讴歌了。所以被骗是心甘情愿。当然这是题外话。

       如果用词宗来喻金庸与古龙,我认为金庸为豪放派之盟祖,古龙为婉约派之圣手。在金庸的笔下,我们看到的是‘莽苍踏雪行,挥洒缚豪英’,是‘燕云十八骑奔腾如虎风烟举‘,是‘教单于折箭 六军辟易 奋英雄怒’,其大场面之描写,可称无人能出其右。在他的笔下,即使是悲剧,感受得最多的也是一种豪迈,是一种燕赵勇士的奋怒,是一种英雄精神的长存。乔峰的死即是明证,其人物的性格、作品的声势无不透露出豪放的特点。在金庸的笔下,绝对不会出现微笑着咳出鲜血的李寻欢、坚定地拖着一条腿的傅红雪。而对于情,则更是如此。金庸笔下人物的情,有爱得发痴的,如小龙女之于杨过,荡气回肠;有爱得发狂的,如李莫愁之于陆展元,惊心动魄。而古龙笔下的情,则凄凄切切、冷冷清清,于欢笑处见凄凉,于繁华处见冷清,于无情处见多情,于残缺处见温馨。夜笛伴着悲歌:何必多情?何必痴情。花若多情,也早凋零。人若多情,憔悴、憔悴┈┈人在天涯,何妨憔悴,酒入金樽,何妨沉醉。醉眼看别人成双成对,也胜过无人处暗弹相思泪┈┈李寻欢则低吟:花木纵无情,迟早也凋零,无情的人也总有一日憔悴。人若无情,活着又有何滋味?纵然在无人处暗弹相思泪,也总比无泪可流好几倍。”“是啊!人若多情,憔悴、憔悴;人若无情,活着又有何滋味?”

 

          ——黎阳北京化工大学研究生座谈会上的发言《浅谈当前国内玄幻小说的现状以及发展》

            

 

 

 

 

       初中时,虽然功课较重,休闲时间少了许多,但也还有那可供自由支配的寒暑二假,黄金岁月。因此,初中阶段,我还是充分利用假期访游了不少祖国的大好河山,名胜古迹,饱览了神州秀色,华夏风光。“且放白鹿青崖间,须行即骑访名山。”行程中,我时时念着李太白,真是好生惬意。                  

 

       初、高中之交,突然某天兴致大发,竟想效法金、梁,笑傲江湖,相忘武林,写起了武侠小说《风雨盛霜》,可惜只写了三分之一,十余万字,就无疾而终。一来,学业繁重,不容分心;二来,年龄日增,发觉此举太多英雄豪气,难符淑女形象;三来,自感文笔艺术超不过金、梁,情节构思无法凌驾于古、温,只有自叹弗如,甘拜下风,苦思另觅他径,独立门派。

 

                                  ——《黎阳:记忆的鳞爪》

 

 

 

       金庸,原名查良镛,1924年3月10日生于浙江海宁。

        金庸金大侠的武侠陪我们度过了美好的年华,也满足了我们的侠客梦。

        这就是千古文人侠客梦!

 

      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

 

 

 

 

 

       听了这十首歌,才算懂了金庸的武侠世界!


 

 
栏目导航
关于黎阳 观点警句
新闻中心 作品大观
影音时空 传媒天下
文化长廊 本站历程
联系我们

黎阳信箱:liyang23@sina.com
助理信箱:740103688@qq.com
联系QQ: 740103688
联系电话:13808228497

微信公众号:liyangwz